≡ Menu

想想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

窦唯的才华就像小径分岔的花园,错综复杂,稍稍有些灰暗,但却冷静、深幽。他的音乐或者会像博尔赫斯所说的那样,“我将小径分叉的花园留诸若干后世(并非所有后世)。”

与黄秋生贵为影帝的身份不同,这第一张专辑却是以地下的姿势发行的。地下意味着非主流、不流行,更意味着他的小市民身份。同时,像很多地下音乐一样,这一张专辑粗糙而不精致,也反映在专辑里的风格混杂上,从民谣、重金属、拉丁、英伦摇滚到崔健与罗大佑类似的风格,很难给《支离疏》找到定调的风格。

杨一(下文的老杨)被称为“中国 Bob Dylan”,今年48岁。他写过很多歌,但只出过两张专辑(共20首)。老杨是广东客家人,但却能唱得一手流利的晋、陕民歌调调。“为最最底层的人歌唱”,这个是他的夙愿。所以,他在北京街头唱了十多年。下面是他的故事。

婚宴

重读鲁迅先生的《故乡》,有一种旧日重现的感受。特别是看到“我想到希望,忽然害怕起来了”,那种不能释怀的感受。这种不能释怀,有了这个故事。

李小云先生作为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的教授,在学校授的是“高级发展学”的课程,也是“全国扶贫开发先进个人” [...]

“记忆警察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自己失业”,局长说。“失业?”“对,那时候人人都是记忆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