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即时旧闻35:邓玉娇案——微薄的胜利与谨慎的乐观

6月21日更新:根据网友提供的资料显示邓玉娇依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张树梅[邓玉娇的母亲]依然不知道邓玉娇目前身在何方)。

邓玉娇一审判决之后,网络上出现了很多有益的讨论,大多都语带悲沉之情,几乎没有多少人为之感到了"胜利"和欢呼之情。这大概是因为在这个国度待久了,慢慢的会有"看通"的想法,抑或是一种悲观的念头?当然,这想法、念头,都是以理智作为基础的。但在这个国度,人一理智,就会感觉到荒诞……

抛开那些荒诞不提,有很多的讨论和观点值得一提:

1.邓玉娇案并没有多大的胜利,甚至说,没有胜利

五岳散人说这是一次惨胜,并将其形容为通往民主、法制社会的一次小小的惨胜。港媒报道:《明报》采访了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张教授认为,法院是受到了官方和民意两方压力,但这个结果有「颠倒是非」之嫌,「邓贵大、黄德智明显要实施强奸,他们是加害人,现在邓玉娇"故意伤害罪"成立,反而变成是加害人。如果这样都要被判有罪,可能会令其它公民在受到侵害时不敢反抗。」

2.这不是一个"依法"审判的结果

在Twitter上,我说:邓玉娇案中完全看不到法治的影子,结果的公正无法掩盖程序(执法)的非正义。以后,将有更多人死于过程,而等不到公众的关注那一天。

网友 @lihlii 开始纠正说:结果的公正从何谈起。网友@zhangliang 说:我覺得結果也談不上公正,不過是迫于民意作出了一個中庸的裁判,而并非基于司法正義。

讨论到了最后(123),结论是:邓玉娇案中并没有部分公正。

3.邓正兰接受采访时的话很耐人寻味

邓正兰说:"我孙女出这个事之后,其实自始至终都受到优待。"谢谢你,老先生,你让我们对邓玉娇受到的待遇完全放心。但我放心不下优抚医院的那段不足二十秒的视频,幸亏那是恩施电视台所为,不然,又不知是谁在伪造,违规披露案情。

4.用一次所谓的胜利堵住所有人的嘴?

论调是这样的:你满意了吧,我们都放了她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还要得寸进尺?这就是衙门的优越感。

和菜头说:被杀死的是为人强拉皮条的业余龟公,而不是想把强奸变成嫖娼的禽兽。而且,发生刺杀的地点已经不是意图强奸的第一现场,而是在洗浴中心的大厅里。本来,可以经由这个案例探讨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和无限制防卫之间的关系。一旦判决,会为更多的邓玉娇提供法律保护,起码让普通民众家的子女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无限制防卫原则,直接击杀,从而保护自己。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这种可能了。精神状态作为一种技术手段,使得案件的审理变成政府、民众和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然而精神状态判断是全然弹性的,下一个邓玉娇也许就没有这种幸运了。

用一次"胜利"来遮掩更多的黑幕,这最容易让人麻痹。就像是天官赐福一样,草民们要对这一次"胜利"感恩不已,最好在自家的厅堂供奉上官老爷们的牌位。这像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

5.记者被打也是白打?

之前 关键证据莫名消失、辩护律师突遭解聘、媒体记者无端被打, 这样的事件是不是就该忘掉了

6.谁有种谁上

很多人都不会忘记邓玉娇这个人,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人出来为她说:放过她吧。她还要生活。

不过我猜想,很多关注的人并非因为邓玉娇这个人,而是因为她所经受的这件事。在一审之后,我想更多的人都会将目光转向司法,转向法庭,而不会将邓再次拉到闪光灯下。(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毕竟谁也不能绑住他人的手脚,捂住他人的嘴巴)

当然我对邓玉娇被持续"骚扰"这一事并不担心,很快,这网络就会以其善忘的特性(另一方面,这个国度总会有层出不穷的荒诞让你去震惊、愤怒,一年下来,你能关注多少个?),将这一件事冲刷得一干二净。这不,现在谁还提70码?到了最后,还有谁记得那个被撞飞的青年叫什么名字?

{ 1 comment… add one }
  • 太空飞人 2009/06/19, 01:42

    善良的国人真的好唬弄,整个事件从一开始至今天,一直在玩弄躲猫猫,这就是人民的胜利吗?以借口免除处罚是法外开恩,仅对邓玉娇一人一事,迫于全国舆论压力,防止事态扩展;而定性故意伤害罪、防卫过当就摆明了是有罪,下一个想效仿就可另当别论;把报案当作自首,把案件矛头倒转过来对准受害人,等等其中偷梁换柱的行为,都是在为贪官开脱。全国民众应通过该案激发出一场反贪肃贪的群众热潮, 以邓玉娇为榜样,聚集在国际歌的大旗下,把贪官一个个消灭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