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执子之手,与子谐老

原文链接:http://www.xici.net/u2042223/d9267256.htm

尼采说到,“日神之梦,酒神之醉”,我觉得尼采说出了“用艺术拯救生命”这样的话,就不该指责他是疯子,他说,希腊人之所以有这样伟大的艺术,并不因为他们是一个快乐和享乐的民族,而是因为他们如此敏感,如此的容易痛苦……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的那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至今仍新。。

我其实一直很小心不去谈论与生死有关的话题,因为以我们现在二十几年对于生活的经验和感受就妄论永恒,多少有些造作的感觉。所以我对于那篇文章本身,倒是也不很以为然的。然而生活态度问题,也许是不能回避的了。读大学的时侯看过一个剧本,Tennessce Williams的The Glass Menajerie,有这样的一段话:。

"I don't know my destination--
but I'm trying to follow the right direction--
I am more fainthful than I intented to be"

觉得很受感动,我想我们已经过了那种否定一切信仰来肯定自己的阶段,我们比那时更有信心了,所以我们相信一些绝对的东西,相信真的有可以去追求的真理,为此我们感激而真诚地快乐。在这种追寻的过程中,有些人选择一种相对容易的道路,他们皈依了,去接受别人已经提出的一种解答;而另一些更坚强的人,寻找他们自己的道路,这中间有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我常常被梵高感动,在那样痛苦而艰难的生活中,他总是那么热爱,那么浓烈的色彩和旺盛的生命力,这样的生命,是美的,是真理。

然而不是我们每一个都可以象他们一样幸运,这里又想到Robert Frost的句子:

.
The woods are lovely, dark and deep,
But I have my promises,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是的,死亡是甜蜜的休息,然而在这之前,让我们背负我们所必须要背负的,走到我们所能走到的距离。以我们努力坚持的信仰,点滴洗刷人性中阴暗的一面,接近高尚,接近美。。

我想生活诚然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做为一个生命,或者说一种生命力,是绝对的,因此甚至没有平等与否的衡量。我想大家都知道印度王子用自己的生命来向隼鹰交换一只鸽子的故事。热爱生活,就是热爱生活中的生命,如果我们生命的意义只在于追求自身的真善美,那是可贵但不高尚的,爱,最纯净的,在于将对于某一个具体对象的热情,上升成为对于生活,对于整个生命的更好的理解。简单地说,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新近有了一个恋人,觉得整个生活都美好起来,希望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和自己一样的快乐。这样的感觉,应该说是很可爱的吧。另外,人生的价值,不在于最后能爬多高,而在于从我们的起点出发,可以走多远。
所以,如果我们能感悟到每一个生命中的伟大与力量,便是无穷多种的美。

“死生契阔”,原来生命的意义便是如此简单,然而时光荏苒,单调而永恒的摆动是如此的庞然而伟大,在这种摆动中蕴涵了一切为人的个体的纤细与波折,时间的巨辙轰然前行,缓慢但无可阻挡,然而我们的祖先在“死生契阔”后面却说出“执子之手,与子谐老”的话来,何等的勇气和坚强,我想,这种爱情付予的对生命的感悟便是为人的尊严吧。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