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纪念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


先生:
你好。若果真有天堂,你在天堂是否还好?然若按我的理解,你肯定是夜不能寐的。当然,这取决于你是否还能看得见这人世间的生死和悲喜。你看那些像鸭子一样被人掐着脖子的人依然还是被人掐着脖子,他们耽起又细又长的脖子,开始观看这仿佛事不关己的生活和堕落。瞧,那个人死了,于我何干?阿Q始终未曾因着工业污染而变得更加聪明伶俐,反而变得更加的循规蹈矩。呵呵,他连来个假革命都不敢。因为,我们有无坚不摧的长城,和百战不绝的人民。

地里长的还有马铃薯,当然,大汗淋漓的景象依旧不曾改变。记得一个典故么,鸟枪换大炮,现在什么都进化了,鸟变得硕大无比,枪也变得异常牛比。农民富裕了,城管们也跟着富裕。这跟数学的正函数有得一比。然而,不管怎么去讹诈这些现代的聪明人,他们的功夫也跟达尔文一样进化不已。炒作、脱衣服、恶搞诗歌,等等等,真是进了红楼的大观园了,光怪陆离,好不精彩。只怪我拙笨,无法向你描绘这等精彩。然若你在当今学会了上网,新浪的陈彤说不准会给你一个权限去更新你的blog呢。只是编辑们好像并不喜欢你的文字,即使你死了那么多年,他们还是照删不误。

或者你开始笑了,一个死了这么多年的人,依然能让人不安生。是罪过,还是不幸?一个诺大的社会,时隔70年,依然没有取得和时间成正比的进步,你看,你是否还能为这人间笑出声来?很多人开始研究你,说你好话,说你坏话。他们靠此出名,吃饭,甚至靠此得银两娶妻生子。这是你不曾想到的吧?然而就在你热爱的青年中,并不见有太多的青年走近你。这也难怪,人说,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

去年,巴金去了。今年,有更多的人去了。有人甚至说良心走了。在这个喧嚣的时代,还能沉淀下些什么来?如果你在旁,一定会大骂,汝等小子,这个时代难道不是你的么?所谓麻木,所谓不堪,难道不是经过你的默许么?是的,这一切的倒退,这一切的不堪,都是千万个青年和中年们创造的。或者我可以庆幸,我并没有不堪到去为这些倒退而歌唱的地步。

但是还是想起你的话来,长歌当哭。即使我对彼施之痛恨,然而我依然会大歌而起,如阮籍一样,狂歌不已。唯如此,方能苟活。我知道你是不赞成人去死的,活着,干嘛非要给命不要命?死了还能干什么?
这是一大统的时世,万众的连喉咙都出奇的相似,而且相似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记起一句话来,同一的声音与同一的沉默都是一样,都可以用来比喻死亡。不知道你如果在天堂里听到这话,能作何感想。

我没有生在你的时代,你却依然活在我的时代。在深夜的时候,偶翻起你的书作,于是作为寂寥的慰藉,想起你的话来: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数十年来被说起过无数遍的话,让我无法遗忘。如果继续抱着希望,我们是否将死于绝望?如果绝望,我们是否会溺于希望?这如同绕口令般的词语,也无法说明简单的命运。
原谅我的不知道所以然的向你倾吐。词不达意,心有戚戚。
我用了许多关键词作为此次倾吐的结尾:知识分子,觉醒,孤独,勇气,寂寞,自我,灵魂,路,绝望,希望,热血,面对,活着,醒语。你挑挑看,合适的拿走,不合适的,留给我罢。

握你的手。
小刀周远。
又,以下将你的照片录下,望勿介怀。

留存:http://culture.163.com/06/1010/09/2T2IUMDM00280004.html

{ 3 comments… add one }
  • 没云 2006/10/17, 16:23

    看见文字才突然想起,惭愧!十分挂念先生,想去虹口献一束花!我的先生,就如同“总理”这个词属于周恩来,“先生”这个词,只属于您。我的先生,我们还是一样,只有绝望的绝望。

  • leavic 2006/10/19, 12:36

    鲁迅先生是个好人,可是被GCD强制和共产主义扯上关系,就有些悲哀了。

  • faydao 2006/10/23, 12:18
    引自 leavic

    鲁迅先生是个好人,可是被GCD强制和共产主义扯上关系,就有些悲哀了。

    他是一个独立的人。只能这样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