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海子18年祭:面朝大海与面朝人海

又是春天了,我的兄弟。
记得在2003年写下:《关于海以及独立成章的片段》,第一章就写给海子,题目一例的跟着媒体跟着多年未变的新闻头条或者纪念海子所沿袭的那八个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今再次写下,却是2007,时间转眼过去,若要感叹,则无非是:物是人非。然而,这感叹,还都是留给活着的人的。

第一次接触海子的这首闻名迩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在昆明电台的一个节目里。那时候一个主持人用其极其煽情而带有磁性的声音,向我宣读这一首诗,当时的我只觉得像是从天国里传来一个诗人的轻声柔诵。他说,愿你们在尘世里获得幸福。从此,我开始了漫长的搜寻之旅,一个执拗而带有偏执的年轻人,在诗人的语言面前,苍白而充满了兴奋--是的,我要寻找我的幸福!

可是这个被人们热爱(在他死后的热爱,是不是可以称之为虚假的热爱?!)的诗人却先人一步,去了永远而未知的天国。是啊,他选择的是大海,遥远而飘渺的大海,无所不包而空阔无边的大海。这样的意象充满了虚无,或者说,神圣。于是,尽管人们不停的引用着他的诗句,在各种的题目里,论文里,信札里都工整的写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人们或者带着欣慰,带着对幸福的渴望--一如我自己,带着给予人力量的念想,用这简单的八个字,期望能带给他人或者自己力量、温暖。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在平静祝福别人的时候,只有自己才会明白自己内心里的焦灼。

极力平静,极力的面带微笑,写下诗句,祝福人们。这是痛苦过后,焦灼过后,用自己内心的灰烬写下的。这是出于爱?抑或是出于绝望之后的无奈?在故事里,主角们往往要给人们一些美好,然后才安然的离开故事的中心。是的,海子用他的诗句以及卧轨,离开了人世的漩涡,抽离了肉身。即使后世如何的将他推崇,他依然保持其本色--黑白照片,黑色镜框,透明镜片,张开双手。在海子写下这诗歌之后,他也安然的躺了下来。

记得在深圳海边的时候,大多人所做的姿势就是:张开双手。这是一个拥有的姿势,或者是一个拥抱的姿势。然而,按照我们世俗的眼光,海子他拥有什么呢?抛开他内心不可知的黑暗与光明,抛开他的诗歌,他一无所有。然若,在世俗的我们,又拥有什么?是非成败,总计是要成空的。

史铁生说,爱是一种理想。我深以为然。海子选择了大海,那一片空无的水面,与云朵相连。踏着云朵,就可以上到天堂。他的爱无比空阔,他的理想却更是稀薄。这渺茫的大海,总比这深深的人海要容易面对得多。在大海面前,可以任性的躺下,可以骄傲的大叫,可以赤脚奔跑。而在人海面前,你惟有拽住被命名为"坚强"的面部表情不放。你不能表现出过多的自己。爱,这一种理想,需要保存在心里方才不被世事掠夺和剖解。

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因为活着的人都在经历着春天。在春天里,每个人都可以像诗人海子祈福的那样:在尘世获得幸福。如果非要说些祝福的话,可以引用他弥久常新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果你恰好记得诗句的作者是海子,也将是他惟一的祭奠--尽管海子他不一定需要。
然而我呢,我在写下这些文字之后,尚难割舍这人间--即使我也心含着焦灼。那也只能如此,面朝人海吧,不求春暖,不盼花开,只愿自己能继续下去,死性不改,游走在人群里。

18年,这光阴足够一个孩子长大成人。亲爱的海子,愿你在天国安好。我只愿,面朝人海,死性不改。

farm1.stat.flickr.com=68.142.232.116

Technorati :

{ 3 comments… add one }
  • 菜花 2007/03/27, 01:56

    有一种美丽
    比阳光艳丽
    有一种悲哀
    比悲哀美丽

  • 零余 2007/03/27, 17:30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诗文/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faydao 2007/03/28, 00:40
    引自 零余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为我,
    我只愿面朝人海,死性不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