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在榕树下的第一百篇文章:曾经的你

友人凌寒对我说,他要放弃。我沉默。他接着嘱我写一篇文以示纪念。借以纪念这青春和梦想。我妄自菲薄的答应了。因为我们几乎是同一类人。然而他曾经比我更为执著,更为曲折。我好几次接到他的电话,说,小刀,谢谢你。然后,他又说,我醉了。我心里忽然很是黯然,已是青春日将暮,酒不到刘伶坟上土。好吧,就让我们开始吧,青春日暮,美酒相送。
                  ——谨以此致我的兄弟凌寒
                 
  一、我打算在黄昏时候出发
               
  我打算在黄昏时候出发,搭一辆车去远方。我知道远方曾是我们惟一的坚持。然而,这却是我们不得不如此的。我们离乡别井,手里紧握的是什么?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梦想。你可以撅起漂亮的嘴角,但我告诉你,这是自嘲。可是,你不知道,骄傲的我们,就真的这样出发了。我的兄弟凌寒从兰州出发,到广州,到上海,到北京,再到新疆、西藏。我不知道这样的行迹代表着什么。然而这奔波不已的生活,许多人都会望而却步。但是,这生活已成为过去,当我们老了,喝着茶,望着庭院里洒下的阳光和正在生长的植物,于是,一切云淡风清。你再无法去远方了。尽管远方仅仅是个名词,但你却只能让它在阴暗角落里藏着。当你足够老的时候,你才会让它在阳光下晒晒太阳。那是多么久远的年代了。
  我的兄弟,在你停下来的时候,我们还会继续走下去。或者说,我们永远不会真正停下来。我们要一路的走下去。继续走,继续失去。
                 
                 
  二、谁是惟一的幸存者?
                 
  凌寒君对我说着他的曾经的乐队——“幸存者”。他一再的告诉我,音乐成为了灵魂惟一的寄宿地。是的,父母给我们盛放灵魂的身体,而音乐和阅读却抚养我们的灵魂长大。如果没有音乐,我们谁也不是幸存者。然而青春的一次猝然死亡却打碎了他的音乐世界。二零零一年十月,幸存者乐队的键盘小桐去世,紧接着,青春急速退场,乐队的贝司巴图回家结婚去了,赵泉去了北京,只有老丁尚在兰州。这些幸存者们,大多已隐入了人海里去。许多人站在人群里,对着岸上的人们指指点点着,看,岸上的哥们是怎么了?怎么还不下来?没有人知道,谁才是幸存者。或者我们只有跳进人海里去才幸免命运的摧残,于是,我们千人一面的活下去。这样的日子,充满阳光、雨水,和自由呼吸的空气。但是,抛却了音乐,我们会不会面目全非?这至高无上的命运,它何尝懈怠过?相对于死者,我们都是幸存者。因为上天的偶尔眷顾就可以让我们灰飞烟灭。相对于人海里的人们,我们或者是幸存者。但是,当我们站在熙攘的人里的时候,我们或者可以嘲笑那些站在岸上的人,看,我们才是幸存者,生活的幸存者。
  当理想与生存相遇,我们惟一能做的就是沉默不言,埋头吃饭。
                 
                 
  三、爱情,我为你双手合十
                 
  我并不习惯于就爱情说点什么。爱情有时实在是虚妄的东西。我甚至深深的怀疑爱情是否真的存在过。我曾开玩笑的对凌寒说,你该找个姑娘了。他笑笑,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他决绝的说,音乐是我惟一的爱人。我当时的表情是微微一笑。我没问为什么。后来方才得知他相处了四年的恋人跟人结婚去了。这时候我方才理解为什么他如此决绝,如此执拗。然而,我的兄弟,我们不能怪谁。这个世界坚硬如刀。爱情太过柔美,轻微的动荡就可以让它仓皇而逃。因而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或者借口。
  当爱情伴随着青春一起苍然远去,我的兄弟,我们只能双手合十,不单单为远去的人祝福,也为我们自己。谁的心里没有柔美的幻想?然而,许多的生活不为人知。你看,你又将面对的是这茫茫人海,面对这汹涌而来的生活,结婚、生子,然后老去。
                 
                 
  四、时间飞了
                 
  镜子里的那张脸,名字叫回忆。
  我站在窗台前,有料峭春寒,也有孩童的欢声笑语。这是个漂亮的世界。因而这也是漂亮的岁月。时间从来不曾有过什么缺口。我们不能冲出去。时间是世界上最为笔直的东西,因而我们也无法隐匿于任何地方。无论天涯海角还是少壮还乡,抑或是寒风吹彻或者醉生梦死,时间都能抓住你的肩膀。就这么一摇,我们就瞬间长大,我们就瞬间苍老。时间飞了,飞的是我们的梦想和希望。
                 
                 
  五、生命是一次奇遇
                 
  我对着这些文字沉寂了许久。幸福只是一次谎言,但是,我无法得知什么才是幸福。曾一直在想,我们为什么会来到世界上。我们为什么是我们自己,不是别人?也曾假想,如果我是另一个人,那么我一定可以成就一番。然而,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无法走进彼此的生活。我的兄弟,我仅仅能接触到你的生活的表层。你有坚持过后的疲惫,有不懈努力之后的音乐才华,然而,我却只知道这些。你说,你要放下这曾经焦灼过你的梦想和音乐。然而若要一个人放下多年的坚持更是如此焦灼的。可是,我的兄弟,我们并不需要为此感到不安。我们依然在不停的走。即使沉入人海里,我们依然能坚持如昔。生命不能拘于形式。
  那所有的跋涉过的岁月,那生与死,爱与遗忘、背叛都丰富了我们的人生。我们并不因此而减少什么。生命是一次偶然的发生,梦想或者也是一次偶然的发生。当青春远逝,当一个梦想远走,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期待下一次的偶然相遇?
  时间是笔直的,我们的路不是,我们看不到什么才是尽头,我们看不到前方会发生什么。这使我们充满期待。
  我们是卑微的自己,但我们要有最微小的自我。我们要承担自己,不管我们身在何方。
  合上手,你可以看见突起多年的青筋,这是我们漂亮的坚持。合上手,我为你祝福。祝福曾经的你,也祝福未来的你。

{ 9 comments… add one }
  • 苏鸿 2006/02/13, 17:47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清醒着的人不仅得不到救赎,而且不能被安慰.

  • 薄荷 2006/02/28, 08:09

    这么快一百篇了,勤劳[stun]

  • 晓寒轻衣 2006/03/01, 14:48

    小刀这家很不错啊,呵呵,看到刀刀的这个,忽然就发现到自己的懒了.[wink]

  • faydao 2006/03/05, 03:33

    不能被安慰。!

    引自 苏鸿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清醒着的人不仅得不到救赎,而且不能被安慰.

  • faydao 2006/03/05, 03:34

    谢谢,欢迎常来。

    引自 晓寒轻衣

    小刀这家很不错啊,呵呵,看到刀刀的这个,忽然就发现到自己的懒了.

  • faydao 2006/03/05, 03:35

    记得你还欠我一顿饭,在西安。

    引自 薄荷

    这么快一百篇了,勤劳

  • bieye 2006/04/05, 14:12

    哦,这文字不错。怎么没看见去发表过……

  • faydao 2006/04/08, 04:58

    是你老人家太忙没看到。。。。。。

    引自 bieye

    哦,这文字不错。怎么没看见去发表过……

    俺早就发了。

  • 2016/04/05, 09:42

    今天突然记起凌寒,曾经灰姑娘的朋友,百度搜索到这里,不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Leave a Comment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ret in /home/faydao/domains/faydao.com/public_html/weblog/wp-content/plugins/simple-google-analytics/class/Output.class.php on line 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