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一万个名字

在大洋国,没有名字意味着默默无闻地活着或者死去,都没有人去转发、谈论或者想起。没有名字的子民,连一个符号都不是——大洋国的报纸不会为没有名字的人浪费一个铅字,大洋国的网站也不会为名字的人多用一个byte字节。

如果用单一的标签去界定成千上万的人,这个方式其实跟僵尸无异。因为在僵尸的世界里只有一种标准:同类或者活人。

人生的逆鳞之痛

如果说《黑镜》的前两季是讲述技术以及互联网乌托邦中的人性,那么Accused(意译为被告,国内译作《殊途同归》)就是一个讲述接近于现实人性的系列剧集。也正是因为此,这两个系列剧集称得上伟大二字。

出轨往事

这是格来利斯的暮年时光,他的妻子已经去世,她也离开了不知去向。现在,让格来利斯念念不忘的,是咖啡苦涩的味道。回首婚姻中曾经的幸福,也再度想象着温柔的怀抱。

多少

入冬之后,这世间的事,多少让人着迷

每个人的少年时代大概都需要某种东西的滋养和浸润,只有穆巽,我在他身上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他靠自身分裂出来的东西培育着,自我生长,自我腐烂

乌云典当记

在任何一个把文化作为武器的政治体系里(给予艺术家过高的荣誉或过重的处罚),作家会长期遭遇一些先进,这些陷阱会损害并逐渐毁灭他的正义感,最终丧失其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