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谁爱你的灵魂

一、

你和她走在马路上,你们说 着话。就是这么胡乱的说着话,仿如多年未见的朋友,而其实你们才见第一面。你不觉得这她面前说话有一种陌生局促感,你甚至可以不像平时那样,词不达意却又 自卑地将自己的话略过。你跟她的谈话清晰而明确,你没有躲藏在语言的背后,像手持着盾牌的士兵那样去护卫着自己。你坦诚,前所未有的轻松。

其 实你曾试图在很多人面前 表现得坦诚、轻松,并企图将自己的话表达准确、明晰。可是人们的表情让你感到了拒绝。他们都害怕被拒绝,所以,他们就先拒绝了你。可是你在她面前不,你甚 至不需要看着她的脸,就可以从她的语气中感受到快乐。于是,你也觉得,这也属于自己的快乐。你喜上心头,面带微笑。

二、

你 和他就走在马路上,你们 说着话。你们胡乱的说着话,他仿佛一个从你的过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他能理解你的感受,他就像你的左右手一样,非常熟悉,熟悉得你自己都几乎忘记了有这样 的一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一样。是啊,你说,谁会想过,谁需要经常提醒自己,自己的手就在这个地方,就在那个地方。他并不是经常的看着你的脸,他就像是对他 自己说话一样,随意、甚至有点肆无忌惮。你轻轻眯上眼睛,闻着从前方刮过来的微风,伴着他的话,一切就像是一场过去一直存在的梦一样。你找不到任何裂缝, 这生活本应该就是这样的么,这生活,本就应该有他在身旁的么。

其 实你曾试图在寻找着着这 种感觉,就像是拿着一半拼图的小孩,东转转,西逛逛,想找到另一半拼上,求得个完满。其实你能找到很多真诚的人,他们手中的拼图特别漂亮,特别的耀眼,可 是你怎么也无法将手中的拼图跟他们的拼在一起,总有一条裂缝存在着。可是他们都看不到啊,包括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他们怎么会知道呢,那个人手中的拼图, 即使非常漂亮,非常的耀眼,可是却怎么也拼不合啊。你想着想着,就微笑起来,随意地说着什么。嗯,这就是快乐吧。

三、

我 们并排地走在街上,并不 靠得很近。就是那么随意地,像一条河流一样,流到了那里,就算那吧。事情并没有像电影那样,没有曲折起伏的情节,没有出彩得让人忍不住记住的对白。你们只 是谈一下现时的生活,说一下自己的看法,甚至还会说起多年前在十字路口所遇到的那个拉二胡的少年。这些都没有激烈的情节冲突,像一杯秋天的凉开水,没有味 道,也不温暖。

我 们还继续着说话,仿佛要 把过去没有对别人说的话都说给了对方听。不管说的是电影还是买菜,我们有着相同的喜好与厌恶。我们逐渐说到人,说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像两个吉普赛人一样, 成年这么就久了,还想着要四处旅行。末尾还会同时叹上一句,身不由己啊。我们都需要在五行中、三界内生活。于是我们又会说起自己的轻微的反抗,对着不合己 心的反抗。甚至反抗父母,反抗红尘的规律。我们愉快地和陌生人打招呼,遇到踯躅难行的路人,都会放慢脚步,却又只能无力地走开。我们就像左右手那样存在 着,无名指连着的,像是同一颗心脏。触碰到什么会同时痛起来,遇到什么会同时笑起来,如果一只手沮丧了,那么另一只手会握过来。

我们像左右手那样存在着,却并没有牵手。我们在车站说着再见、彼此保重的话。

四、

在和他分别的之后,你拿出了静音的手机。手机显示着:17:17分和14个未接来电。那是你的男朋友的来电。你摇了摇左手,旁边没有人。你把手机关掉,放进口袋,城市车来人往的喧嚣声一下子将你淹没。

五、

在和她分别之后,你拿出手机,看之前你和她的联系短信,说着那里碰头之类的。看着最后一条“我等你”,你忽然静止了下来,上面的时间,显示着:17:17。列车已经开动。看着飞逝的风景,你摇了摇右手,旁边没有人。你按下那一穿可以找到她的数字,关机。车轮碾过铁轨的声音,一下子将你淹没。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