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小说接龙:K50次列车的一次奇遇(第五棒)

前四棒见 缘起:K50次列车上的一次奇遇

厕所里焦炭般的尸体像一根黑色的刺开始在我身体中生长,心中的一片焦灼开始涌上来冲击着耳膜,伴随着K50敲击铁轨的声音,到达耳边的时候竟然像是从一面空洞的墙壁所传来的轰鸣声。站在车厢进口附近,我开始感觉到一些东西在变化,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向面前这个戴着眼睛、头发乱蓬蓬的警察解释。就像我无法解释那个满身红色血线的少女一样。

王督察的眼镜在火车有些颤动的灯光中反射了一下,有一小片微小的光芒落入我的眼睛里。他带着我和老人一直往前走,我竟然全然不记得他说要怎么办,意识中的我,只是跟着这个穿着深色警服的人往前一直走,就像走在过去荒废大楼内的楼道,平淡无奇的火车通道,我感到一种摇摇欲坠。

王督察带着我们走进餐车厢,深夜里的餐车厢有着微弱的黄色灯光,空荡地没有一个人。一把铁白色的勺子的光忽然反射了出来,我摸了一下额头,竟然满头的汗水。我抬头再看王督察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是第二次了”王督察有些无力地说着,我竟然没有感到惊讶,像是听到熟悉的场景一般。“上一次也是K50,也还是你”,王督察对着老人。我微微侧目,老人像一团灯光下坚固的黑暗一样坐着,“是的,还是我”。“告诉我,她为什么要选他?”王督察的眼光向我扫了一下,虽然他的目光中只有无奈和疲惫,但这足够使我感到脊背有些发凉。寂静。火车竟然停了下来,像一个需要倾诉的路人。火车一片沉寂,我竟然闻不到其他车厢的半点声响,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去问她?”“我怎么问?我怎么问?”王督察低声中有些愤怒,语气在后面却稍稍的流溢出无奈。接着又是静寂。

火车开动了,是临时停车。在数秒之间,我听到了列车的广播,可是我没有能继续听下去是什么内容。因为在我听到“下一站”的时候,餐车厢内的灯光忽然都暗了下来,像太阳猛然被云层遮住了。在我的心中却是如同电闪雷鸣,我仿佛站在两个世界的连接口处,又或者我已经被另一种未知占据了一半的身体。车厢内的情景似曾相识,可在下一个时刻我却感到了毛发竖立。我想起了那个厕所里烧焦了的尸体,那根黑色的刺开始在身体内迅猛生长。

有两盏灯亮了起来。我的头顶有灯光照射而下,暗黄暗黄的。而在餐车厢的最远的一个角落,一盏灯也跟着亮了起来,灯光却是褐色的,像老人夹子里的千足蜈蚣的身体的颜色。灯光下,一个女人的背影像黑夜中的山脊一样显露出来。这时候我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内心的惊惧,我想张开喉咙大喊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像被摘去了一样,怎么也无法叫喊出声来。可是在惊惧过后,我却又感到一种熟悉,也就是说,我不害怕了。

黑暗像降去的潮汐一样,慢慢地从女人的头上开始消退。开始时是惨黑色的头发,长长的,没有光泽。接着颈脖,白色的颈脖有红色的血线。她颈脖的红色血线在右侧边断开了一个小口子,像两根电线断开了似的。黑暗褪去的还有她的手,不,她没有手。她的两只手被放置在她身前的桌子上,像一个情人一样,与她一同紧靠着。又像两个不相关的乘客一样,被放置在一边。我无法分清,究竟是那只手紧握着拳头,那只手摊开来。而摊开那只手在颤抖着,然后像我平常无聊时打节奏所用的姿势,食指和中指不时地落下又抬起,无名指上有白色的光投射过来,小指却在流血。不,那不是血,是像蜈蚣身体一般颜色的液体。

黑暗已经褪到了地板上,女人白色的衣裳下,遮不住那些她身上深色的红色血线。而在女人的脚下,竟然有暗红色的火苗,像一张脸,无风自动般的摇曳起来,像是要对我说着什么。
在我看得出神的时候,王督察叫了我一声。我像是在梦中惊醒一样,摇摇头,看了一下最远的角落,那个女人还在。车厢内的两盏灯还在,而旁边的老人却像石像一样盯着我。王督察转头看了眼我的目光所指向的地方,“你在看什么?”王督察说。“一个人……”我知道我的恐惧又开始占据了内心。“哪里有人?!”王督察的眼光中闪满了职业的警惕。他再次转向我刚才一直盯着的角落,“没有人啊。”

一阵风从那个披肩长发的女人那个角落吹过,我确认,这风就是从女人的那里吹过来的。因为,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脸接触到了一只手,一只冰凉的手,带着蜈蚣的腥味……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