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那一刀的疯情(前传)

刀柄 引子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萧张廿二岁的时候,从来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叫做萧张。当他廿七岁的时候,江湖中便有许多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叫疯子,也叫嚣张。

萧张是谁?客栈的店小二是从来不会关心的,而那个收破烂的大娘就更是如此。他们不认识萧张也一样过这样的日子。说不准认识了以后更倒霉。所以,江湖是一部分人的江湖。许多人的生活,也仅仅是他自己的生活。而更多普通人的生活,则更不为人知。

在有人轰轰烈烈的干着一件很大的事的时候,更多的人是一个旁观者。当江湖中头破血流的时候,有更多的人是在日复一日的过着他们认为很无聊的日子。

第一面刀锋

萧张用的第一把刀是厨房里的切肉刀。

那 时候,他的正规职业是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帮厨,或者说,是一个打杂的。他偶尔也会拿起刀来,挥舞几下,然后继续切着他的猪菜。那时候,他的梦想是当一个厨 师,像那胖子厨师一样神气,挥舞着白晃晃的切肉刀,三下两下就把骨头剔出来。然后,还可以找一个安分的姑娘,安分的过日子。可是,他从来不会想到,他曾经 梦寐以求的前途,竟然会毁在一头猪身上。

那天是大户人家老爷的寿辰。厨师趁着大家在高兴,去和那大户人家的瘦闺女约会去了。大家伙都去喝酒 去了,厨师派萧张留守值班。萧张心里有些不爽,靠,那胖子一天到晚都在揩油,今天晚上又去揩那骚娘们的油。然而不爽归不爽,值班还是要继续。但当厨师满脸 饱色回来的时候,发现那头用来祝寿的烤乳猪头不见了,立即操起一个炒菜用的小铁铲敲醒正在熟睡的萧张。“小子,那猪是不是你偷吃的?”胖子厨师满脸的肌肉 激荡,怒气冲冲的说。“不是。”萧张有些心虚,毕竟自己睡着了。

“打倒萧张,还我猪头!”胖子有些兴奋,忽然喊出一句口号来。围观的众人想 都没想就跟着喊起来。“打倒萧张,还我猪头!” “打倒萧张,还我猪头!”萧张忽然有些激动,因为平时从来没有人喊过他的大名,有事也是喊“打杂的,去把那马桶刷一下”什么的。可是,众人看起来仿佛有些 义愤填膺,好象那头猪就是他们的儿女一样。“揍他,揍他!”。厨师正在兴奋状态中,也跟着喊起来。捋起袖子,作势就 要冲过去。萧张忽然不知道从那来的勇气“你奶奶个熊,老子把那头猪拿去喂狗了,怎么着?”并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切肉刀来,白晃晃的挥舞几下。众人纷纷退避。 那胖子仿佛吃了兴奋剂似的,老子就不信,制不服你这毛头小孩。胖子一边这样想,一边捋着袖子,手里拿着小铁铲,恶狠狠的向萧张杀过去。萧张忽然有一种豁出 去的念头,把刀一偏,稍微的用力往前一刺就把刀刺进了胖子的手臂上去。胖子大叫一声,晕厥了过去。萧张吓得松开了握刀的手。再举目四顾,人都跑光了。

萧 张的脸忽然变得像茄子一样紫绿紫绿的。完了,这胖子会不会死啊?出了人命可是要见官的啊?还是赶快撤算了,要不然被抓到了怎么办?不行,胖子要是死了怎么 办?这是一条人命的啊。管他的,谁要他多作孽?!萧张脑子里转得飞快,不管了,逃命要紧,要不我被抓去偿命,那岂不是一条人命?萧张把自己的马褂脱了下来 将那把刀包好。惊慌的逃进了月色中。背后,是一阵人声狗吠。

那一年,萧张廿二岁。从此,他就这样的带着那把猪肉刀,浪迹天涯。

自此以后,他的梦想不再是当一名厨师。

第二面刀锋

萧 张廿四岁的时候,终于混了个镖师当当。当然,萧张当的是普通的镖师,干的活如同一个店里的伙计,什么都要干。不过,在这个时候,他换了一把刀,据说是沧州 产的,很锋利。萧张也不知道沧州是在什么地方,那里的刀是不是真的很锋利。他把刀常挎在腰间。其实那只是装一下样,谁都知道,能用得着刀的时候很少,即使 用得着,小命也悬了。所以,萧张很少拔刀。有一次,他为了切牛肉,才拔了一回刀。这时候他才见识了传说中的假货。那把刀向牛骨头砍下去之后,拿起来一看, 怎么会有个缺口?萧张骂了一句娘。想去跟上级说要换一把刀。但后来听说上次有个镖师要换刀,结果被骂了一顿,说不好好爱惜刀,罚他去买了一把,然后再追加 罚款。萧张摸了摸怀里的银子,那是他用来娶媳妇的,怎么能拿去买刀了呢?

于是萧张就一直把这刀挎在腰间。平常有些无聊了,就**挥舞两下, 竟然学得像模似样。就这样,萧张的刀法终于走出了第一步。尽管这有些像杂耍。旁边的伙计看的过瘾,于是经常怂恿萧张舞刀,并不时的叫上两声好。这时候,萧 张的梦想又发生了性质上的改变。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对着一棵大树说,我一定要当镖局的局长。于是,萧张干活开始拼命起来。

那时侯的制度 还不是很腐败,所以,在接下来的半年里,萧张终于当上了一个高级镖师。萧张这时候本想换一把好刀的。但一想,作为高级镖师,应该以身作则,提倡节俭,于 是,也就没有换。他褡裢里的银子足够他娶媳妇三十二次,可是他听人说,先别急,谈几次恋爱再说。萧张虽然没跑去谈恋爱,但也就没把成家的事放在心上。在人 家都忙着谈恋爱的时候约会的时候生孩子的时候,他就跑去干活。所以,这个工作狂很快得到了上级的提升,不久就成了个镖局的片区负责人。

如 果照这样下去,萧张将是个出色的镖师,说不准那一天真的当了镖局的局长。可是,萧张再一次的倒在了他的梦想之上。他当上镖局的片区负责人后的半年,受命去 压一趟镖。据说那趟镖很贵重,本来是总镖头亲自出手的,但总镖头的孙子要出世了,便临时的交给了萧张。萧张忽然兴奋了起来,想道,这可是机会啊,做好了, 总镖头一定赏识,日后的发展机会可就大了。

等萧张看到那个被押解的镖物的时候,他却连眼睛都大了。哇,不会吧,怪事年年有, 今年特别多。怎么押解的是一个大姑娘?萧张看的眼珠滴溜溜的转,这个姑娘是谁家的?水灵灵的,可是怎么看也有点傻啊,怎么双目无神像个瘟鸡似的?萧张不敢 为自己的比喻得意,而是用力的掐了一把大腿,免得再看下去,那可就出事了。再一看目的地,傻了眼,怎么是官家的?这官家大小姐跑出来干啥啊?看来要提起精 神来,小心伺候。这样,数日无事。

四天后。半夜里,萧张摸了摸腰间的刀,忽然想,我怎么现在还没有换这把刀,俺少说也当了个 片区负责人了。嘿,我该找个媳妇了。萧张想着想着就想到媳妇这个词上面去了,兴奋得不行。接着,萧张作了个临时决定,赶完这趟镖,马上找个姑娘娶了。把婚 事办的漂亮点。对了,要找也要找个像那镖车上的大小姐一样漂亮的,以后生的孩子也一定很漂亮。萧张想着这些东西,变得更加的兴奋,辗转反侧的难以入睡。忽 然听得那姑娘的房间里一阵轻呼。萧张这时正兴奋着,一听,马上提起刀就往外走。奇怪,怎么没有人守卫着呢?那些家伙干啥去了?萧张把刀握得紧紧的,猫着身 子到了那姑娘房间的窗底下。一捅窗户纸,萧张差点就吓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那姑娘的房间里的灯亮着,一个黑衣人正在给那姑娘宽衣解带。萧张脑子里忽然充 血,一激动,冲了进去。那黑衣人眼里好象有了笑意。也不跟萧张说什么,从窗口跳了出去,走的时候顺手拂了那姑娘一下。萧张进去刚想用衣服帮她裹起身子,那 姑娘就忽然醒了。接着,就是一阵惊叫和哭声。

完了。萧张一阵慌乱。整个客栈的人都被惊醒了。我面目何存?萧张脑子里一片空白。天地良心,我不过是看到了一眼,至于吗?手里握着的刀柄有些出汗。罢了,罢了。走为上策,这事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萧张把刀往怀里一抱,匆忙的往外跑,与一个伙计撞得满怀。

就这样,萧张的镖师生涯被迫结束。第三天,各大小城市里到处贴着萧张的脸,他成了通缉犯了。罪名是:强奸未遂。镖局也马上贴出告示,说从此开除此人云云。

半年后。总镖头在一次财务审查中出事,官府接着往下查,总镖头一惊,竟然什么都说了。原来那黑衣人就是总镖头,是他先把那姑娘宽衣解带然后引萧张到那里的。据总镖头交代,是因为他儿子跟那官家女子勾搭上了,总镖头为了保全儿子及儿媳妇的脸面,才出此下策云云。

萧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又已经半年了。那时候,他已经正在拿着他当镖师时候的刀劈柴。这是他的第二把刀,劈柴刀。刀锋上已经有许多处破裂。当然,他的局长梦也从此破灭。

那一年,萧张廿五岁半。此年腊八,他将满廿六岁。

第三面刀锋

萧张的第三把刀是他的师父送的。他的师父是个老头,任何人看他一眼,都会觉得这个老头有可能下一刻就会挂了。

其 实,萧张是不想学武的,更何况学费那么贵。可是,萧张渐渐的感觉到压力。周围的小P孩都会两把式。听说萧张会舞刀,纷纷找上门来要切磋一番。萧张开始还顺 利,用个菜刀就可以把那些人摆平了。后来又来了一伙人,把萧张打得实在是爬不起来。本来萧张是不想再比下去的,但是那么多人在看着呢,这个面子怎么能拉得 下去?当然,萧张输得很惨。从此萧张门前人影都全无。那些三天两头往这跑的姑娘们都不见了。那些小伙子们天天都背着一把刀到萧张门前晃。“怎么着,想单 练?”萧张心虚起来,又不敢迎战。

再看看周围,在自己这年纪,就自己一个光棍了。那些姑娘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已经全跑光了。自己又穷,人 又不怎么帅,瘦得要命。恨自己当年怎么不娶个媳妇摆在家里放着?现在拿放大镜去找也找不到了。这时候,他的师父--------一个卖武的出现了。那老头 不知是真是假,一看就风烛残年的,一舞起刀来就虎虎生风。那老头一看萧张就活该受骗的主。再一留意他的生活,就看得八九不离十了。于是就死缠烂打的要教他 武艺,并说学费可以八折优惠什么的。萧张想想也是,自己整一光棍,说不准学点武艺,倒是可以骗上一MM,还可以把那些杂种踩扁等等。“可是我没钱啊”萧张 有些发愁。老头看这小子上钓了,“你可以分期无息付款啊。”萧张就这样平白无故多了一个老头儿师父,平白无故的要晚睡早起干活、练功,平白无故的少了好多 钱,最后,还平白无故的有人找上门来找麻烦。但那老头实在是没有什么能力,除了舞一下刀之外就只会吃干饭。萧张好几次都想轰走他,但一想这个老头一个人孤 苦伶仃的跑去卖艺,万一饿死了多不好啊。算了,就让他住着吧,多一张嘴和一双筷子而已。

这个时候,如果你问萧张,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萧张一定会一边擦着汗一边说我现在的梦想是找个好姑娘有两块地好好生活生几个孩子就这样过一辈子。

可是,人世无常。命运偶尔的眷顾,就可以让人的生活改变。有人说,当你无法改变命运的时候,请改变自己。聪明的你,又会怎么样呢?

一 日,萧张和老头去打猎直到黄昏。快到村子的时候,忽然看见漫天的火光。四处传来衣服烧焦和头发烧焦的味道,萧张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因为他竟闻到了一阵肉体 烧焦的味道。萧张一张口,就把中午吃的野味全部吐了出来,口腔里一阵腥臭、苦涩。“是我对不起他们。”老头站得笔直,目视着那片燃烧的火海。萧张站起来, “你?为什么?”“他们的目标是我。”萧张忽然狂怒,不知那生出来的力气,一把就将老头的衣领抓住,“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他们是谁?”萧张的眼睛瞬间 变得血红,全身须发皆张。老头看着萧张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从现在起,你马上从这里消失。”声音里忽然有了威严的感觉。萧张还想骂他一句,忽然感到一阵 刺痛,接着便晕厥了过去。

黄昏已过,夜将临。天空忽然乌云漫天。微弱的光照着被灼烧过的村庄。大雨将至。

萧张 张开双眼,看到挂在树上的露珠,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浅的石洞里,昨晚一定下了一场大雨,洞壁上有暗红的血字:“遗物留君”。洞口外面,一个枯柴般的老头躺 在泥泞里。血染红了他身边的泥土。不远处,躺着几个尸体。萧张开始感觉到胃在收缩和痉挛。老人的左手落在他的右手边,他的右手握着一把刀,怀里揣着一张牛 皮纸,上面只画着一把刀。萧张跌坐在泥泞里,不知所措。

第二天的清晨,萧张背起那把刀。这是萧张的第三把刀。刀一面刻着一个字:“疯”,另一面刻着篆体:“断肠”。怀里揣着一张牛皮纸,纸背面也只有一字:“疯”。

从此,疯子出世。那一年,萧张廿六岁又三个月。

萧张的梦想再一次的破灭,他终究还是没有娶到媳妇,终究还是很穷,终究还是很瘦。只是这一次,他走入了江湖,他成了一个疯子。江湖?这岂不是许多年轻人的梦想?可是谁想过个中之残酷?

第四面刀锋

九月初三夜,月似弯刀沙如雪。

“你就是萧-----张?”一个灰衣人站在萧张面前,站得笔直,静如树桩。

“我是。”萧张看着他背后的夜色,平缓的回答着。

“你不问我是谁?”

“你是第三十一个来找我的人。”萧张像在说一件家常事一样轻巧的说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不?”

“知道,人在,刀就在,纸也在。”

“你看过那纸上写的是什么没有?”

“看过了。”

“上面写了什么?”

“疯字,”萧张说话依然平缓,“你动手吧,把我杀了东西就是你的。”

“好。”那灰衣人还以为萧张说的是疯子,有些恼怒,却不好发作,见客套完了,就不必再说什么。于是拔出剑来。

月 冷,月缺。刀起,刀落。江湖是否就是如此滋味?一个平凡的人,可以坐在家里和亲人说话、喝酒,难过的时候,亲人可以安慰几句,这岂不是莫大的幸福?谁喜欢 漂泊?谁喜欢在寂寥的路上行走?一个江湖人,是否就意味着多了一份欲望?而于另一些人,是否就多了一份责任?沙滩上的两个人影在飞舞着。如果有人看见,一 定以为他们是在舞蹈或者发疯,这样的夜晚,适合在沙滩上舞蹈么?

人影分开。萧张躺在地上,额头上有了些微汗。灰衣人站在离萧张一丈半远的地方,他正在喘气,两条衣袖,各被削去了一半。

“你走吧,我要找的人不是你。”萧张的声音仿佛从地低传出。

“你的刀上写着什么字?”灰衣人说话的声音有些断续,仿佛用着很大的力气去说话。

“三个字,一个是‘疯’字,另外两个,叫‘断肠’。”萧张像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一样。

“断肠,断肠。人生何处不断肠?”灰衣人轻轻的叹气,一拉衣领方才发觉自己的衣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冷汗直从脊背里涌出。

“你为什么还不走?要请我喝酒?”萧张依旧躺着。

九月初三,月似弯刀沙如雪。

腊八。街道上人如织,车如流 。

龙门客栈中。一群人带着刀、剑、枪、链、环、斧等等。“据说江湖中出了个疯子。”红鼻子大汉握着酒杯说。“疯子?”有人附和。“他有一把刀,叫断肠 刀。”“断肠刀?”有人吃惊,“这名字怎么这么神奇?”“他的名字更神奇,他居然叫嚣张,这小子果然够嚣张的。” “知道不,他以前是赶镖的?”“不是吧,我还见过他是个劈柴的呢。”“嘿,他还是个杀猪的呢。”众人大笑。“知道不,他居然把点苍的掌门的衣领都削去 了。”“吹牛,点苍掌门的武功可不是靠吹牛得来的。”“谁吹牛了,那点苍掌门自己对着大伙说的,还劝我们不要去贪那点财。” “也是,那疯小子有时候打起来真不要命。”“怪不得他叫疯子,还那么嚣张。”“人家乐意嚣张啊,你行不?”“是啊,据说目前他已经打败了一百三十六人 了。”“那他杀过几个人?”“好象还没有杀过人。”“没杀人?什么时候会会他。”............

这一年的这一天,萧张年满廿九。 这时候,他正坐在龙门客栈最边上的位置上,在喝一碗冒着热气的腊八粥,他正在嚼一个红枣,偶尔会看看街道上走过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仿佛没有听到旁边的人 谈论着他,仿佛那个被谈论的人是另一个人似的。萧张看着街上行走着的一对对夫妇们,他们有的相互推搡,有的相互嬉闹,有的携儿带女,他们脸上显出平常人特 有的光。那是不是幸福?萧张没有往下想着。一个浪迹天涯的人是不允许有这样的想法的。三年前,那些村子里的小孩子们如果现在还活着,他们一定会跑过来嘲笑 他的名字吧。萧张想着,就握紧了包在粗布里的刀。他活着,又是为什么?萧张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他怕他会因此而颓丧,更甚至会活不下去。

从此,江湖中便有一人叫萧张。也叫疯子,又号断肠刀。断肠,断肠,人生何处不断肠?天涯,天涯,人生何处不天涯?

天涯远不远?不远。因为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本文写于2005年7月底,深圳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