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游豫璟:我的父亲游精佑(转载)

转载按:我并不知道游精佑兄有这样的女儿,我想,如果他能在狱中看到他女儿的文章,他应该会感到一种快慰。

只是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快慰,我只希望游兄能及早出狱,与他的家人团圆。

看到文章之后,觉得很堵。于是不如一吐为快,转载于此,让陌生的你了解一个正义的好人,以及他的女儿。

请游兄的家人不要担心,还有很多网友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历史总会证明,正义不绝,正义永在。

原文作者:无中生有

原文链接:游豫璟:我的父亲

按:在游兄被犯罪后,我也可以大声地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的朋友游精佑......我的朋友吴华英......等等。这个国家的国土上,就是如此严肃地不断创造贻笑大方的滑稽戏。那么,置身其中的人被侮辱、被伤害了吗?我的侄女儿游豫璟--我向来这样对游兄说。在我和游兄的接触交谈中,总会谈起豫璟 --游兄嘴里所说的"我家的叛乱分子"。

嫂子说:游精佑对女儿宠得太过份了。我不知道"宠"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尽到扶养和引导责任吧,反正游兄和我的聊天中,尽谈了对女儿的教育。在这方面,我和游兄经常有分歧的。经如女儿家长大了,免不了有男女之情的暧昧和朦胧。游兄主张一刀切除,一心只读圣贤书。我主张顺其自然,有限发展。于是游兄对我狂暴了,怒吼:你懂个屁,她是我女儿!我往往反击:你懂个毛,她是我侄女!而结尾呢,一贯是游兄语重心长地告戒我:要是她妈妈知道她谈恋爱,会痛苦得跳楼自杀!

我举白旗投降了只好。游兄遭什么样的罪,我都不会痛苦。但如果因游兄的遭罪而使嫂子食不甘味,我会心神不安的。游兄知道,所以他拿嫂子来压制我。

现在,游兄的遭罪,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我所担心的事--我侄女会不会崩溃--却没有发生。身传比言教更重要,由下文可证。我的侄女儿给我发来一篇文章,叫我修改。我忍着没掉眼泪。卑鄙者可以卑鄙,吓不倒人的。成熟,比成熟年龄,也来得更早一些。

我的父亲

--游豫璟

"他是我的父亲!"我永远都会这么骄傲地说出口----从他被犯罪那天起,我有资本这么骄傲。"他是我的父亲,他叫游精佑!"

2009年七月五日,我的父亲游精佑被涉嫌诽谤罪,被福州市马尾公安局刑拘。在七月的最后一天,又被"诬告陷害罪"的名目,被逮捕。父亲从小就教导我,做人要讲良心。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正义,善良,顾家,孝顺的父亲,会摊上一个所谓"诬告陷害"的罪名。

在这么一个台风肆虐的天气,我想念我高墙里的父亲。不知道他能否知道家人的思念,不知道他能否知道家人四处奔走希望正义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幸运地被我们遇见,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得饱睡得好。

父亲在墙里头,不明就里;我在外头,黯然神伤。

一想到父亲,眼泪就不自觉流出眼眶。父亲是个理性但偶尔感性的男人。从小就不是太听话的我,叛逆与不理解,吵嚷和愤怒是我大多数时候对于父亲的态度。随着年岁渐长,才慢慢懂事,才开始慢慢知道父亲抚养教育我长大背后的艰辛和难过。在我最不懂事的时候父亲听到别的父母夸耀自己孩子时自己黯然的眼神;而父亲总是把我的照片放在钱包里,时不时拿给别人看:喏,这是我的女儿。现在这些表情在我脑海里显得如此深刻,犹如佛祖拈花,而我,想笑,更想哭。

父亲未被逮捕前我们一家人的最后一次聚餐----可笑的是,我们一家人的团聚,往往不是在福州我们的家,而是父亲的工地。----结束后我们一家人顺着月光往回走。爸爸突然说:如果我被捕,请你们给我找律师。妈妈和我震惊!我情绪激动地大声质问他:怎么可能!到家时我还在愤愤不平的情绪中,那时候的我大声地对着父亲吼着:你要这样到什么地步,你预备为了你的正义抛下我们一家人不管不顾吗?!现在的我后悔了,我幼稚,单纯。我为了爸爸的遭遇而愤怒,爸爸则是为了千千万万个爸爸这样的遭遇在抱不平。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麻木到可以漠然对待自己的"莫须有"。

道别父亲,我和妈妈先回福州。父亲送我们上车,我拍着父亲的肩膀说我在福州等你。爸爸凝视着我,勉强说了声好。我深深地看了一眼我的父亲----我不知道这将是不知期限的最近一眼。

七月五号下午六时许,我和妈妈拨打爸爸的电话,就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焦急,心慌的我们只是静静地等着,然后找一些理由来安慰自己,也许他是在检查工地,手机没信号呢。晚上十一时左右,无情的警察们打破了我们的幻想。在未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带着父亲到家里来拍了很多照片,然后就把父亲带走了。父亲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没事的。

父亲总是对我说:没事的。

很快,父亲的这句话被否定了。马尾公安局说此案是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拒绝记者采访。我和吴华英阿姨的女儿及范燕琼阿姨的女儿几次去马尾公安局讨一个说法,都被忽悠过去了。往后看,警方忽悠的不仅是我们而已。警方说父亲及其他两个阿姨涉嫌的是诽谤罪,但却因案件调查需要不能告诉我们如此"国家机密"。面对如此无厘头的事,我们选择了冷笑,与等待。

七月三十一号,家里收到了逮捕证。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游精佑因诬告陷害罪已经被逮捕。此罪名甚至比诽谤罪更不能让我们理解,但是家人还是慌了,乱了。人与官斗,如何斗得过啊!

在这样的一个台风肆虐的双休日,办你的警察们也许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家里泡着茶避着风。而我的父亲却因为正义,因为积极地帮助别人而被当作鱼肉,那么刀俎是谁?

在这样的天气里,我想念你,父亲。但是你何时回家来?我只想近距离看你一眼,看看你换上拖鞋,喝一口茶那种满足的样子。我想告诉你一句话----不再是指责你自私不顾家----告诉你我会努力考上一所法律学校。你没说,但你做给我看了:正义从来不是私有品,而是公共财产。

{ 1 comment…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