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驳青年国师加藤嘉一

每逢盛世,我泱泱兲朝总有各种国师盛行,有的活跃于微博,有的活跃于中华网,大部分都在墙国论坛。一时间,为跪国增添了许多色彩,也为生物多样性提 供了更宽泛的证据。这不,加藤嘉一老师渡过日本海峡,冒着被骂“鬼子”的险,到这片荒蛮大陆来讨论民主自由,其精神堪比苍井空老师的德艺双馨。只是,在被 朝廷当上宾接见对待之后,加藤嘉一同学,你还真把自己当兲朝国师了?

11月23日,FT中文网刊出加藤嘉一的文章《微博能推动民主吗?》,加藤写道:

前一阵,我跟在中共中央管辖舆论的官员聊天,他的一句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加藤,你知道吗?当今中国媒体人,或即将当记者的大学生最该具备的素质,是自我安慰能力。”

作 为外国人,能写出这样的文字,那真该被中国人客套夸奖一番。只是加藤嘉一同学忘记了,舆论真的是可以管辖的么?而此官员的话意思是:加藤国师,你知道吗, 中国的记者还是最缺乏的是自慰能力。哦,不,应该是像环球时报、参考消息、人民日报那样的自我安慰自己的能力:即,这个国家还是好的,你就好好爱下去吧, 别他妈的老给我添乱。要吵架?死一边去,别拿政府开涮就行。

加藤国师继续写道:

微博是我不得不去关注的,因为,它一定影响中国政治生态,改变中国舆论形成的途径与范式。我平时上微博,在观察用户们表达内容与交流方式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并没有把微博视为虚拟空间,而当做现实场所。

说 这样的话人如果是个中国人,那他/她一定会被当成外宾:你丫第一天来中国么?是啊,加藤国师在关注154个微博(准确来说,是新浪微博)作者,在新浪刷上 几十页,就得出结论说“它一定影响中国政治生态”,然后又得出一个火星论点:中国人把微博当成现实场所了。加藤嘉一同学,用你那国师般的才智想一想,这是 为什么?如果你实在不懂,一条建议是:去买一本《囧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然后再对比一下你窗外的北京城,这时候,你就懂得为什么中国人非要抓着微博这个虚 拟平台不放了。

这样说话未免有些恶毒,毕竟加藤国师是个外宾。只是作为在中国生活了近八年的日本人,你装新来的也装得太久了吧。八年,当年国军都把贵国军队打得投降了……加藤国师对此似乎毫不在意:

曾 看到过“转发是力量”这么一个说法,就产生了一种问题意识。对于有深刻见解、自我价值观以及社会责任感的用户来说,发微博就是意味着投一票。我曾经思考 过这么一个命题:中国人发一条微博,西方人投一票,到底哪一个更有原动力,从而能够推动社会变革和结构改革?我的回答是:难说,却至少肯定,即使在当今特 殊的发展阶段下,中国也有着中国的选民,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投票方式。外国人千万不应该把中国看作是“领导人说了算,一切听党指挥”的国家。

这 个时候我实在无法忍住了,加藤国师,请原谅我说一声:你妹!你知道动车追尾,你知道违法拆迁,你也知道“转发就是力量”这一说法,可是你知道动车追尾到今 天已经4个月了,你见到朝廷的调查报告了么?上海静安路火灾事件,到今天已经过去一年,到头来不就是抓了几个电焊工?幸好你在中国没有房产,要不就有一天 你的房子会被拆迁。在微博上,有多少“钉子户”用多少个叹号去“大声疾呼”,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个自焚的下场?还有,你知道钱奇明么?你知道删贴么?你知 道转世党么?你知道前些日子的要独立参选的选民么?在微博,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门户网站们会自发删除这些不和谐的信息。

所以,在“当今特殊 的发展阶段下”(是啊,大概是囧央官员告诉你说我们处于社会主义的XX阶段),中国人有了微博,但却从来没有自己的选民。中国人有自己的投票方式,那就 是:移民。你想用微博投票?你等着,领导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的微博消失。说到这里连我都觉得自己恶毒了,只是没想加藤嘉一国师继续傲娇下去:

微博正在改变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游戏规则和沟通机制是一件好事,但问题是,微博对社会利益关系和百姓生活方式的影响力是否变得太大,抑或被放 大?据我了解,民主发展首先需要的是独立的司法体系,然后是新闻和言论的自由以及媒体对公权力的监督,最后才是选举制度(直接或间接根据国情而制定)。

显 而易见,今天中国以微博为代表性角色的网络民意确实对公权力起着某种意义上的监督作用,政府早就把它当做“有可能威胁权力的产物”。然而,微博与 政府之间的碰撞过程是否是带着民主发展的首选对象——法治呢?在我看来,这一点才是微博迅速崛起,政府遭受压力背后隐藏着的重中之重。

或 者在这里我们不能怪加藤国师,因为作为一个国师,当然是要为朝廷担忧。只是,这样杞人忧天式的分忧,真不免让人觉得国师你就一国际五毛的水平。微博对社会 利益关系的影响力变得太大?可是在红都重庆,人们还不是红歌照唱,舞照跳,火锅照吃?也没见朝廷任何一个部门因为微博而闹得焦头烂额。除了将服务器放在国 外的网站,朝廷掌管着全国的新闻渠道,所有的报纸、杂志,都像是朝廷捏在手里的睾丸。稍有不听话,就被捏碎。所以,中国的媒体知道什么时候闭嘴或被闭嘴。 在这里,微博所带来的任何关系到最后都没关系。

在最后,加藤国师终于像古时的大臣那样趋前一步,“臣以为”:

至少肯定的是,缺乏 或不带有法治进步的舆论膨胀,对民主发展本身不仅没有建设性作用,反而有着破坏性意义。

没 错,没有法治进步的舆论膨胀,指的就是所谓的“微博舆论”(双引号的意思,这是个伪命题,因为微博并不能带动或生成舆论,目前它只是中国人发泄的一个平台 而已)。在微博里,中国人仿佛瞬间变得正义起来,可是对专制的忍让底线一降再降。我们这忍受地沟油、三聚氰胺、高房价的同时,还要我们有什么“建设性”的 作用,难道被剥削和压榨就不是最大的建设性么?还会有破坏意义?国师,请容我说最后一句:去你丫的。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