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散文】四月,一尾拥有青春的鱼

榕树下文章地址:http://article.rongshuxia.com/viewart.rs?aid=3680601

  一

  傍晚的时候,提了三瓶子酒回到住处,右手边是一斤的猪耳朵,下酒菜,卤过的。然后开门,铁门被打开、关上,有沉闷而清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于是,就关起了一个世界。记得《悟空传》里被困的金蝉子曾对着笼子外的黄袍怪说,你看,究竟是我在笼子里还是你在笼子里?是啊,用篱笆在自己的周围围了起来,我们是在篱笆的外面还是里面?哑然失笑,在这个空荡的房间。心里涌起无数的念头,如同无数条闪光的鱼,在水底转身。我安静的躺在水底,成为第一尾拥有青春的鱼,看着那些浮萍,从头顶上飘来荡去。
                 
  二
              
  把酒放下,然后把所有的窗帘拉上,打开灯,放上音乐,《勇士传说》、《在别处》。在强烈的鼓声中我仿佛又找到了往日的节奏来。时间的手,再次把我翻开,我可以看到过去的岁月如同街道上的路灯一样亮了起来。路灯下的行人来来往往,匆匆忙忙。我用牙齿咬开瓶盖,斟上酒。猛然想起,今天并不是非同寻常的日子,窗外也未曾如我所愿的有月光映照着,那么,我斟些什么下酒?青春作伴,对影成三人。关上窗户,关掉所有虚妄的幻想,偶然抬头的时候,有醒时的云烟飘过天花板。岁月如烟云,在天空之上浮动着。这一刻,一定也如同过去的任何一个时刻一样,将被葬入天空,或者大海。永不回头,永难复再。
  斟酒,就想像这时候月光皎洁,你的面容温柔,大地上将刮起大风。我们的青春,如同一匹奔走多年的马一样,独自穿行。
  我斟满酒,在想象的田野里极目遥望,稻草人安静而焦灼。
  
  三             
                 
  早晨洗脸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于是突发神经的拿出许久之前的照片,我变了么?我开始变得唠叨起来,喜欢说这说那。我开始莫名的梦到过去的笑容,过去的哭泣,过去的癫狂。告诉我,可曾有过一根绳索牵着我,让成长,让我回到从前?我摸着肋骨,如果这就是一条条的路,它们已经长进了我的身体里,然而就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路已经注定充满了分岔。我一路成长,走在大地的肋骨之上,如同瘦马,到处都是沸沸扬扬,到处都是尘土飞扬。你看,我开始莫名的诉说,我变了么?一种幻觉从身体里漂浮出来,时光,如同一把刀,在我身上雕刻出骨与肉,哀与伤,疼与痛,笑与冰凉。
  手里握着湿毛巾,恍若隔世的感觉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想着这一切,都从这双手里过去了。我开始用力的擦拭自己脸上的印痕,直到脸部肌肉发疼,直到双眼周围发红。水滴在脸庞上淌成细细的痕,瞬间的冰凉,瞬即便风干。水流无痕,风过无迹。肋骨莫名的刺疼。四月的阳光正好,四月的风正好。四月,一切安好。
  
  四             
                 
  妹妹从广州打来电话,说着熟悉的乡音,言语中带着在家时所看不到的懂事和平静。她小心翼翼的说话,问我的近况,问我给家里打电话没有。不知觉中,她已经长大了。我从来没有去认真的去关注过她的成长,作为兄长,我应该满怀愧疚。才说几句话,她说她要去加班了,下次再给你打电话吧。我正想说些祝福的话语,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忙音。忽然有些埋怨起自己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早点说呢?她一转过身去我就找不到她了,而她能循着一串阿拉伯数字找到我。茫茫人海,我怕她会走失。于是在手里拿着电话,惴惴不安的想着广州炎热的天气,想着广州匆忙有些凌乱的街道,想着不断涌来的陌生面孔。妹妹,我的妹妹,在夜色里,谁伴你穿梭?
                 
  五 
              
  龙州前些日子可以听到了雷声。心里忽然跳出一个词来:春雷。这个词语像荒芜多年的田野一样又横亘在我的面前。我如同匍匐在田埂上的少年,心跳随着雷声时起时伏。我并不激动,轰隆而过的岁月,我何须激动?我只是感觉到身体的某一部分在颤栗着,它与雷声一起,有轻微的共振。上天啊,我生长多年的身体,是否还真的存在着过去少年时的某一部分?如果现在的我是全新的我,为什么我还会颤栗?那多年前的春天,一个人在雷声里倒下。尽管我没有目睹他的逝去,然而我总怀着一种恐惧,我惧怕这突然的事件会把我带走。多年后的春天,我依然会对雷声感到共振,一种轻微的恐惧般的共振。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上,是否有我们共同的命运在运转着?这如同孩童般的幻想,一再压逼着我的内心。或者吧,在雷声以及风雨声中,我是洁白的羔羊,我惊慌失措的奔走,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是找到了离家的路。高高在上的牧羊人啊,他是否在笑?嘴角微微上翘。
  我忽然听到了雷声,在淡蓝的天空下。我只是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并不忙碌,而且,面带微笑。

小刀 于广西龙州 2006年4月26日(我的四周年)、5月7日

{ 3 comments… add one }
  • 走鹿 2006/05/08, 10:27

    刀,五月开始了.

    这才是生命开始鲜活的时刻。

    似乎冬眠刚刚结束。

  • 尧雪 2006/05/10, 12:13

    一直在看小刀GG的BLOG。直到知道19F是个MM才敢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想的。嘿嘿。连接上小刀同学的BLOG,因为有思想性让我有考虑的空间。BUT,这个回复可是不太容易。。。5555。。
    小刀同学,欢迎俺不?

  • faydao 2006/05/10, 17:58
    引自 尧雪

    一直在看小刀GG的BLOG。直到知道19F是个MM才敢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想的。嘿嘿。连接上小刀同学的BLOG,因为有思想性让我有考虑的空间。BUT,这个回复可是不太容易。。。5555。。
    小刀同学,欢迎俺不?

    欢迎之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