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风筝——写在情人节前

这是一段2006年的录音,当时用很破的耳机录的,很多杂音。背景音乐是陈升的《风筝》。在经过各种处理之后,还是无法消除杂音。不过,希望能让那段日子铭记在心。尽管,只有我在乎。2009年4月补记。

(播放以下音频时请戴上耳机) [audio:https://faydao.com/weblog/upload/pod/kite-upload.mp3]

这不是草长鸢飞的四月,这是初春的寒冷二月。每个人脸上都仿佛带着秘密。

你的笑容在初春寒冷的玻璃上凝结,微微的吹一口气,泪眼模糊。其实你没有哭,只是你的过去在哭泣。你擦去堆积多年的泪水,双手合十,寒冷一直在身体里奔腾着。神啊,请告诉我,谁的灵魂与我的身体在一起颤栗?你的脸庞又逐渐清晰,然而,一切都已经不在。你说,飞吧。于是,我们就飞了。时间,也跟着飞了。

你说你记得许多年前的风筝。牵在一个老人的手里,那时候燕子很多,四处飞着,在那翠翠绿绿的春天里显得如此美好。那是你最初的关于飞翔的记忆。脚下的青草娇嫩,树上的鸟儿鸣叫,身旁的人们欢笑。这时候,你并没有梦想。甚至说,你只记得天空和风筝。风筝飞得很好,它一直没有断线,于是,你几乎把脖子都仰疼了。它始终很安静的飞着。从此,你也很安静的长着。

异乡的日子与故乡并没有多少的区别。你发现这点的时候觉得有些悲伤。你知道,当异乡和故乡都是一样的时候,我们将归向何处?我们要飞往何方?你觉得身上的线也虚妄缥缈起来。你没有一根钥匙,没有一扇门你能打开。天空?太远了。仰望也让人感觉到累。你觉得脚底板开始充满热血,这不是奔跑的前兆,而是要昏迷了。

你为什么要如此?这是最为寻常的提问。你说,我为什么不如此?你用力的跺脚,见鬼,这寒冷的春天,这是春天么?你厌倦了么?这生生死死。你厌倦了么?这分分合合。你掐起手指,计算这日子过了多久。今天是什么日子。人们欢欢喜喜的撕下那日历,来来来,我们继续跳舞,我们继续快乐。乐声已经响起,有人始终不愿离去。经过檀香熏过的灵魂,依然会弥留在人间里。这时候,白色的帽子已经高耸入云,有人死了。一只风筝断了线。而且,已经落到了地面。去吧,带上这个春天。你双手合十。

谁是我的情人?你抹了抹隐秘的欲望。都不是,或者,全都是。你应该躺下来好好想想。好好的。我并不需要玫瑰花。我只要一个出口。你在这个出口处潜逃。在时间之外,你可以构设许多绮丽的梦和美好。那风筝呢?多年前的风筝呢?

那个多年前仰望的小孩呢?那老人呢?他们都去了哪里?难道时间真的有了缺口么?你踩着云的影,却始终无法追赶那远去的冬天。你把很多的温暖都留在了冬天。你不知道春天也会有寒冷。你颤抖着掖紧衣服。你想起那个同在异乡的小姑娘,她手里拿着血红的玫瑰花,她穿行于一对对的情侣之间。她将是许多人的爱情见证。然而,爱情是否真的有见证?生命也有么?或者,那不是必须的。你不置可否的想着。

这是最为寻常的日子,有寒冷,有风,有云朵,有天空。什么都有。我们还缺什么?爱情?不是,仅仅是一个轻微的依偎和拥抱。别埋怨这日子。这都是你拥有的。多么美好,只要你能拥有过。你找不回那以前的风筝。这正如你找不回过去的日子。你呵一口气,所有的日子都会模糊。你微笑一下,所有的日子都清晰无比。

等到春也暖了,花也开了,风筝又会飞起来的。你在阳台上,所有的温暖都无比清晰的涌了上来。

小刀于广西横县 2.11

{ 1 comment… add one }
  • 苏鸿 2006/02/11, 17:35

    [clock]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