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刀客

长风客栈。腊八,十二月初八。

一个身背行囊的人走了进来,他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他脊背微微弯曲,或者是因行囊太重,路太远的缘故。头发和有些杂乱的胡子里有沾满了灰尘。
眉毛上有汗水。

“小二,来一壶竹叶青。”他的话刚说完,一群大汉冲将进来,大马金刀的坐下,紧接着便大呼小叫来。店小二犹如避瘟疫一样看着他们,摇头,叹气。
且看这群大汉个个身挎羚雁刀,披金带银,神情骠悍,非寻常人打扮。那刚进来的行者则自顾自的喝起酒了,周围的一切仿佛全然与他无关。

此时一翩然公子模样的中年人走进客栈。此人衣着光鲜,满面和蔼,手握折扇,白衣飘飘,风度翩翩,意气风发的,但却与店里的每个人都打起招呼来。
店老板也十分受用。“赵爷今天如此有雅兴光临敝店,里边请,里边请。”那赵爷微微一笑,拱手道,“风闻江湖第一刀客身临此地,特来瞻仰一番。”此话一完,客栈顿时如沸水般滚烫,众人好奇之心大起。

那赵爷却也自顾自的微笑满面,径自走向那伙大汉,微微一拱手,“列位当是太行十三羚雁刀吧,兄弟赵无山,闻诸位莅临敝地,恕未远迎,见谅。”
赵爷话虽如此,却好像未把此十三人放于眼里,语气中不温不热。那十三刀客也只能憋着一口气不能发泄,也一一的与这赵爷客套起来。毕竟赵无山非寻常人,一个能独自踏平三村十八寨的人总是不好惹的。而且他手中的折扇也非同小可,张开后便是一把世间最为巨大的刀,扇风过处,寸草不存。赵无山过处,当无匪盗敢占山为王。是以人称赵无山。赵无山本名叫赵福贵,后来就干脆改名为赵无山,而且风度翩翩,在江湖上真是好不得意。

此时,马蹄声大作。一人骑马直到客栈门口方才停下,而且停得四平八稳的,明眼人都知道这人骑术当十分了得。他手提一把刀,闯将进来,径自的走向那行者的桌子,自顾自的坐下来。“你好。”此人竟与行者打起招呼来。

“你好,你认识我么?”行者略带疲惫答道。“不认识。”“那请自便。”行者又自顾自的喝着酒。骑马者又笑,“你一定认识我,我叫张无二。”众人大惊,此人竟是张无二?天下独一,此子无二。那赵爷更是惊讶,张无二怎么如此年轻?

当说张富甲天下,功夫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怎么如斯年轻?

“哦,你是张无二张公子?久仰久仰”赵爷已先走了过来。能有结识高手的机会谁也不会轻易放过,况且张无二年少多金,谁不喜欢和他接近?张无二竟不理会那赵爷,只顾看着那行者模样的人。赵爷不由的有些恼怒,竖子,暗地里朝那张无二呸了一口,脸上依然带笑,“在下赵无山,不知张公子莅临,有失远迎。”赵爷又微微一揖,神态中有不尽的恭敬。哦,你叫赵无山,我叫张无二,不错,来,来来,坐下喝一杯如何。那张公子神情一转,微笑道。赵无山竟然真的坐了下来。那行者也不理会,只自顾自的喝酒。张无二与赵无山搭讪起来,竟然忘了刚才那行者对自己的怠慢,然后又旁若无人的和赵无山喝酒。
小二,结账。行者把酒倒进葫芦里,正欲起身离开。

等等,张无二忽然发话,小二,他的酒钱算我的,兄台且慢离去。

“你有事找我?”行者道。没有。“没有的话我还要赶路。”行者道,脸上如止水般静寂。你不累么?张无二接着说。“累,累也要走。”你的行李太重了,为什么不试着停下来?“谢谢,我知道。但我不能停下。”你要去什么地方?“很远,或者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此时张无二全然不顾赵无山在一旁已脸色发白,坐立不安,去留难堪,只知和那行者搭话。你为什么不陪我喝一杯,难道我不佩?

“是的,你不佩。”行者轻描淡写的看着张无二说,神色渐渐有些正式。张无二竟也不怒,微笑道,那你一定佩和我喝一杯的。“真的要喝?”行者正视着张无二道。要喝的。张无二一说完竟把手中的刀缓缓的拔出来,刀锋微微的一带,酒瓶里的酒竟然自行的倒向行者的杯中去。请,张无二道。行者如同平常般一样,伸手去执起那杯酒,仰首,饮尽,然后又把杯子放下。杯子刚被放下,竟然瞬即粉碎,如同尘土。“还要喝么?”行者看着张无二道。不用了,但你为什么不敬我一杯?张无二脸色微变,但依然平静。“你还不佩。”行者如同说一件家常事一样,神色无堪变化。好吧,你的刀呢?张无二脸色一正,问道。“刀还在。”

行者道。赵无山此时已经有些难以忍受了:“拔出你的刀来。”说完折扇一张,向那行者挥去。张无二忽然有了笑意:赵无山,你是个笨蛋。话尤未完,赵无山发现握扇子的手一空,扇子已经躺在桌子上了,手心里不由的开始淌汗。“你走吧,你还欠其他人十条人命,一百万两银票”行者看了看赵无山,“你好自为之吧,盗亦有道,你何必赶尽杀绝?”赵无山脸色大变,手一挥,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把扇子,又向行者挥去。张无二刀锋忽然一分,赵无山倾然而倒。赵无山,你太不识抬举了。张无二把刀放下,缓缓道。“你为什么要杀他?”行者道。因为他太吵了,我想安静些。张无二道。“你不是和他分赃的么?”行者直视着张无二。张无二大笑,好,你果然聪明,我总算没找错人。“你错了。”行者道,微微叹气。从现在起,这里的人谁也不能离开,张无二止住笑正式道。“若离开又当如何?”离开者死。张无二果然独一无二。众人面色大变。

“张无二,你又错了”行者缓缓道。哦?我错了,那拔刀吧。张无二笑,手里握着刀,刀锋有些许的鲜血未干,那是赵无山的鲜血。“好”。行者右手一挥,张无二只觉一阵微风吹过,身上有说不出的清爽感觉。行者自顾自的拍了拍行囊上的灰尘,把一些碎银放在桌子上,拾起包袱,直往店门口走去,步伐沉缓,不似先前的沉稳,手上还有些许的鲜血涌出。

门外,已是黄昏。

那张无二的手里依然握着刀,神情一片呆滞。鲜血从他的白色衣服里缓缓流出。次年七月十四,一代刀客张无二病逝,时年二十八岁,其财产全部被封,原因据传张所得之财多为不义。八月初七日,太行十三刀客对外宣称解散,自此不称己为刀客。此后,太行山一带商贾客旅渐多,再无人遭遇劫匪。

十二月初八,江湖有十三黑衣崛起,无人知其面目真相。此十三人使刀,常有侠义之举,江湖无不敬仰。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