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天上人间多少

十几年前,音乐老师教我们唱歌。她教的都是一些比较好听的歌。而即使是不够好听,但在她的柔润的嗓子里唱出来,我也觉得悦耳。她并不算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甚至脸上还会有红色的粉刺,估计那个时候的她就是现时的我的年龄。她受过训练的嗓音总是如同注入了真气一样,声音不大,但总可以使每个角落都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她扎着马尾巴头发,优雅地走上讲台,轻柔地跟我们说话,然后轻柔地跟我们说下课。马尾巴就又轻摆轻摆地淡出我们的视线。

她嫁给了我们的酷酷、黑黑、瘦瘦的生物老师。但这并不阻碍她成为我们最喜欢的老师之一。除了在音乐课上可以轻松地放开喉咙之外,我想就是这个并不漂亮但很有淡雅气质的老师吸引了我们。在她的课上,一些男生显得特别安静,而一些男生则显得特别的积极。在她教我们唱歌的时候,我们就放开声唱。有时候在她的电子琴伴奏声中,有时候则是在她轻扬的两只手的指挥中作二重唱。

在以后的日子里,虽然接触了更多的音乐,更多的人,更多的事,可是总会在某个街头想着某一首歌来。这些歌的特点都大概是当时她教的。在人海里,你会不会忽然看到某个人的脸,就想起了某一首歌?于是你就轻轻地在心里唱。好多天,好多次,不停不休。在她教我们唱的众多歌曲中,有一首叫做《天上人间》。唱这首歌的不是王菲,而是一个叫王子鸣的歌手。

忽然在深夜里想起这首既不流行,也不见得深刻、漂亮的歌来。但总归来说,让我记住了。而且,一记就是十几年。就像我的音乐老师一样,就像那一段日子一样。这一些人,并不惊世骇俗、光芒四射,但总归让我记住了十几年。在某个街头,总会想起。

《西游记》中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那么,在天上看来,这人间的十几年才十几天吧。天上,人间多少悲欢的故事。天上人间,不知道那个曾教我们放声歌唱的老师,如今是否还好。不知道跟我一起唱歌的那些少年如今却快到中年的人,过得是否还好。

天上人间,她姓苏。我们就在她的面前,浑然不知地唱"天上人间多少永远的故事,平平淡淡却动人心扉。天上人间多少止不住的泪,爱恨别离象风吹不回。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