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Wish You were here(多希望你能在这里)

那时候,我已经是个瘦人。他说,我一升到了初中,人就迅速消瘦下去。我吃着盘子里的炒河粉,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想知道为什么说到我瘦的时候总是叹气。而我也忍不住的想叹气,因为他的头发已经迅速的花白,心里忽然想起一首古诗来,是他教我的:独钓寒江雪。我用筷子刨着河粉,用这样的动作来阻挡我叹息的冲动。你说,一个初涉尘世的少年,为了一个比自己年长二十多年的师长叹息,是一件多不可思议的事。如果他知道了,该当怎么教育我呢?

那时候他的"上海"牌挎包上的"上海"二字有些褪色了,像是要掉了。沾了泥尘的挎包,意味着他早上是走了大约十几里路才到这个小镇上的。他脚上的鞋是凉鞋。我站在高大的他的身旁,像一棵小小的土豆苗。我看着他脚上的泥,看着他快要蜕皮的脚趾。想着,那一天,我才能走出这个模样来。我们走在街上,他逢人就说,这是我的学生,考上了县中学。

走的时候,他给了我二十块钱。他说,你到学校买点你想要的东西吧。那时候是1995年,那一次是夏天,此后,我再也没见到他。大学后回乡,听父亲说,他走了,是腰上长了个肿瘤。当时我只应了一声:哦。

今晚是个月圆之夜,据说有罕见的月全食。可是我想当小学语文老师的他未必知道什么是月全食,他肯定会说,去查一下字典。就像当年教我的那样,说,不懂的事可以去查字典。那时候,他拍着我的脑袋,说,要努力。当然,谁也不知道高大的他在天堂里是否可以天天看到月食、日食什么的。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对这些的兴趣都不大。

我想,在很多年前的人间里,在某个月色如水的夜晚,他从学校出发,骑着他的五羊自行车,车尾座放着他的上海挎包,回家去。可是,今天,你在天上,你是否依然银发如霜?多希望你就在这里,我们可以一起喝酒,让我听你说你的家事,也让我,给你说我过往,以及那暗不见底的未来。

Pink Floyd: Wish You Were Here

So, s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Heaven from Hell, blue skies from pain.
Can you tell a green field from a cold steel rail,
A smile from a veil?
D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And did they get you to trade your heroes for ghosts,
Hot ashes for trees?
Hot air for a cool breeze?
Cold comfort for change?
And did you exchange a walk
on part in the war for a lead role in a cage?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a fish bowl,
year after year,
Running over the same old ground.
What have you found?
The same old fears.
Wish you were here.

Technorati : , ,

{ 3 comments… add one }
  • 路过 2007/09/03, 00:12

    不留

  • 2007/09/05, 02:07

    这歌很好听

  • 小刀周远的Blog 2008/09/05, 23:22

    Wish You Were Here(多希望你就在这里)

    Wish You Were Here I今天要说到的是你,对,就是你。在我对你的第一印象里就是满头斑白的。我的小伙伴们常说,你会扎人。用你脸上同样有些斑白的胡子扎人。那时候我听大人说,你那时候好像才50岁左右。从此,直到如今,我依然觉得你只有50岁。你不知道,在年少的我的心里,你永远停留在那一个年纪。而我的成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