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许巍新专辑《爱如少年》前瞻:从摇滚精神到流行符号

许巍的第五张专辑《爱如少年》将在北京时间2008年的10月15日发行。各大网站已经开始将其新闻稿写好了。卓越网已经将其上架,等待出售。虽未经确认,但这浪潮很有唱片公司造势的味道。不管炒作造势与否,许巍已经步入了主流的视域,各大门户网站将像宣传周杰伦、周笔畅、李宇春一样宣传许巍。这让我想起在大学的时候,我托同学买了一张许巍的专辑:《时光·漫步》。拿到CD,封面上写着:中国××的音乐诗人……然后是一堆肉麻的话。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惊讶。但并没想过太多。

说起我对摇滚乐的幻想以及所有美好的感觉,都是来自许巍的《执着》、《故乡》。我那个玉溪的同学,拿着吉他,仗着会抖音的喉咙,在迎新晚会上唱了一次《故乡》。从此,我与许巍的音乐结缘。然后一直喜欢着。我的那个玉溪同学一见面就跟我谈许巍,说出了什么歌,听听。去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在一间房子里做饭、睡觉、看电视。或者他那时候更需要音乐,许巍的音乐来给他们两口子告慰----毕竟,人除了爱情,还需要其他。

记得在初识摇滚乐的时候,是在2002年。尽管那时候中国摇滚已经式微。那时候的摇滚(或者至今也如此)就像今天的中国足球一样,谁见着就逮着骂,嗯,骂完之后就去听刀郎。我是从《中国火》开始启蒙的,然后听张楚、何勇,然后就是郑钧,再然后就是许巍。或者那时候极其忧郁什么的,反正是感觉到诸事不顺,因而在迄今还记得,在网吧里,打开破音箱,放着许巍的《在别处》(可惜没有原版的)。这是我觉得迄今为止最好的摇滚歌曲之一。那时候,我照着歌词,加上自己的呻吟,写下了第一篇网络文字:在别处

然后,理所当然地,我将许巍的第一、第二张专辑全部都拿过来听。你知道,一个青年,一个苦闷的青年,需要的精神抚慰,有时候是如此不易。听到许巍的声音,就仿佛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在呐喊,在呼啸。于是,那时候的心情可想而知。当然,后来听更多的摇滚,逐渐是为了另一个原因:因为那些摇滚乐的歌词写得好,为什么写得好?因为它关注的是人的存在。它们同时也是真实的。这就构成了我心中几乎全部的所谓摇滚精神。摇滚不是花儿乐队的抄来抄去还恬不知耻,也不是所谓的五月天的《死了都要×》。所有的音乐背后,如果没有了人的存在,便成了噪音。

是的,那时候的许巍们志不得意不满,抄着一把吉他,四处奔走,为口奔忙。或者那时候他们白天在地铁口唱歌,晚上在酒吧唱歌。但这时候他们的音乐触碰到了生活的质地。让人听了无处可逃。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摇滚。不过,如今,许巍已经志得意满,他有堪称豪华的制作阵容(或者并非他个人意愿,参看豆瓣的简介或新浪的报道),有媒体在背后鼓着风,扬起幕布,来,唱一首吧。

或者开始有人说,许巍长大了。嗯,一个浪子,长大了是什么样的呢?平静、沉默、温顺----这几乎成了一个成年人的全部美德。不是么,在这个喝着三鹿长大的民族,有什么比温顺更加动人心,有什么比沉默更能跟自己贴近?哦,这就是快乐、温暖、宁静的象征么?(引自《我看许巍》)

说回许巍的上一张唱片:《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此专辑一出,众人大叹,许巍终于摆脱了过去的黑暗、孤独。如果你再看其歌词,你会觉得他简直进入了化境。《喝茶去》、《坐看云起》,其歌词怎么看都像是一次坐禅得出来的结果。估计庙里的大师们一听,肯定会买回去给施主们放。在这个时候(出《每》这张专辑的时候)的许巍,或者已经走向了另一条道路。他关心的更多是内心。他用自己的音乐,像孙大圣一样,轻松的在自己周围划下一个圈。嗯,师父,你莫出来,以免碰到妖怪。许巍就在那圈里,念着自己的佛,说万佛归心。

从观照内心的绝望、孤独以及黑暗(不单单他自己的,也是别人的),到观照自己的内心的喜乐,追求一种逐渐虚无的所谓平静。这就像一个人到了中年一样,要度过他自身的中年危机。当继续为而奔走歌唱变得困难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唱漫天的爱情,另一个办法,就是许巍所走的路:好吧,就唱我们自己的内心吧。那志得意满的内心,那温饱知足的内心。

在《我看许巍》一文中,作者不无嘲讽的写道:『在正当他们做着这精神贵族、文化精英的梦的时候,许巍却一不小心火了起来,这下子许巍可把他们给惹着了。他们想的是,你许巍怎么都可以,譬如出个没人买的破专辑,或者干脆离开音乐界,当然最好来个贫病交加,卧轨自杀,那就功德圆满了。可是许巍你怎么可以流行起来呢,你千能万能就是不能流行。』。这样的写法看来有些好玩,作者先把那些原本喜欢许巍音乐的人当成小众,然后就定义为精神贵族,接着让他们做美梦。到后面却又把他们写成傻逼一样,期望谁会自杀。其实喜欢许巍前期音乐的人,并非都是什么贵族(如果说是精神贵族,这也并不为过),他们只是喜欢其中的气质,喜欢音乐里描写的感觉,那些颤抖的弦音,打动了他们当时的心情,甚至心魂。是以使他们念念不忘。而如果真如作者所言,他们是精神贵族,请问,他们有那么傻逼的美梦可以做么?一个精神贵族,难道会傻逼到连人的生命都不珍惜了?如果真如作者所言,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压根就是个傻逼一族。

为了佐证摇滚与流行的关系,我想,大可以看一看U2。作为乐队,U2有比国内任何一个歌手更高的知名度、流行度。可是人家所做的是不是摇滚乐?到如今,U2还成了爱尔兰重要的国家象征之一(引自维基)。而U2音乐中所关注的是什么?。这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怀念张楚、何勇、窦唯之前的音乐,常听许巍之前的专辑。因为这些音乐里,??
?的都是人。而那些一年前所唱的爱过来爱过去的歌,请问你记住了几首?

那为什么我们"泱泱大国"没有诸如U2这样的乐队?嗯,因为我们要的国号称为"和谐"。在当下,最不能关注的是人(是以羽泉只能写歌给坎大哈的青年)。许巍是聪明的,因为他转向了另一条道路,这条道路上只有风、花、雪、月、云、茶。在那个世界里,没有抗争。还是不是的可以听一听尘世对爱情的歌唱,对"和谐"的热爱。

从关注人的摇滚精神,到转向自己的内心喜乐,许巍的音乐开始成为一个流行符号。当然,这也不能怪谁。我们总是习惯以当下的现实作为蓝本,去描绘天堂。以改变自己来迁就这个世界。我们从来不会以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转引自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

或者,许巍已经跟我们提前告别。在上一张专辑《每一刻都是崭新的》中的《曾经的你》(也是这张专辑中我保留在磁盘上的两首歌之一)描写了曾经的自己。在"曾经"里,奋争,奔走。但是,如今的你,不是如此了----你应该温顺、柔软、圆滑。到了第五张专辑《爱如少年》,许巍是否在流行符号这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附:《爱如少年》曲目

《故事》、《家》、《少年》、《幸福》、《爱》、《四季》、《美丽的女人》、《天使》。

Update:听了《》,感觉又一个老狼诞生了。《故事》试听:嗯,好吧,我还是听《在别处》,或者U2好了。

Technorati : , , ,
Del.icio.us : ,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