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关于五毛的务虚笔记:五毛的认知失调

wumao

写在前面

社会心理学真的是一门超有意思的学科,这使得我在2012年2月21日在看E.Aronson的《社会性动物》时随手写下了一个理论框架:论五毛的态度改变/认知失调(见文末)。之后就一直都以各种理由让自己看起来没有时间。今天,总算看清了自己,时间和乳沟是一样的,挤挤就有了。

一、引论

关于五毛,我想很多人已经认识了他们的本事,不过正儿八经地坐下来谈论他们、研究他们,倒真的未见得有这样的事。根据维基百科的引述,五毛的公开亮相是在2005年,到如今已经有大概7年之久,当初的五毛一帖经过通货膨胀大概已经到了7~8毛了吧,但大家为了方便,还是将这群人称为五毛,尽管很多人都不把他们当人看。然而,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或谈论对象),五毛所代表的不单单是人民币的数值,同样也是一群有血有肉需要吃饭的人,而且,他们是处于这个社会中的人。

而且,有一点非常值得考究,到底"五毛"们是否相信他们所发的帖子的内容?也就是说,他们是否会言行一致?说是羡慕朝鲜就真的会去爱金家王朝的胖子们?你是否想知道诸如孔庆东是否真的就那么热爱朝鲜国?本文试图给你一个视角,然后让你来判断。

闲话休提,是为引论。

二、概念引入

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注1]是一种紧张冲突的状态,无论何时只要某个人同事拥有心理上不一致的的两种认知(想法、态度、信念、意见),就会出现这种状态。

换句话说,如果分别加以考虑,一种认知的对立面试另一种认知的结果,这两种认知就会导致失调。由于认知失调会带来不愉快,人们便会有目的地去减少它;这一过程与人们因饥渴而引起某种驱力并设法减少这种驱力的过程是大致相同的,只是在这里引起驱力的力量是认知不适,而不是生理上的需求。

认知失调理论并没有将人类描述为理性的存在,而是将他们描述为理性化的存在。根据这一理论的基本假定,我们人类并不试图确保自己正确,而只是试图相信自己是正确(聪明、正直、可靠)的

人类并不一定是理性的存在,而作为有意识的人(帕斯卡尔说人是有思想的芦苇),自我的意识让他/她自己认为自己是理性化的,认为自己就是正确的,自己的形象也当是正面的。因此,在这里,将"网络评论员"当成普通的人,意义凸显出来,在最初,很少人会认为自己是恶人,没有人喜欢与这个社会的大流相违背。除非,他/她真的是个反社会分子。

三、为何从普通人到"网络评论员"

由于没当过"网络评论员",这一小节完全出于揣测。作为普通人,是如何成为"网络评论员"的?究其原因,有如下几点:

  1. 由于生活所迫,要吃饭,没办法,由于各种原因,自己又不会其他事情,所以只好去当"网络评论员"。这一工作所需要的技能只不过是会打字就好了。
  2. 由于要保住现有的饭碗,没办法,只好去当"网络评论员"。这一部分人可能会是一些党政机关里的工作人员,他们可能领着一份稳定的工资,但要保住这个饭碗,就得当"网络评论员"。
  3. 有的人真的相信新闻联播的那一套,他们看着新闻联播长大,看着别人的房子被拆迁自己还感恩戴德是因为自己的房子没被拆迁。这一部分人是自带干粮去干"网络评论员"的,如果上头能发粮饷,那就更好了。
  4. 为了当影帝,无间道一把(见天涯最著名的ID:斯巴达克三百勇士)。这一部分人极少,基本上是蛋很疼的那种,不属于研究范围。

由此可见,有些人成为"网络评论员",是因时势所迫,没办法,养家糊口嘛,大家都是为了吃饭。似乎这里就让人看到他们之中居然有人值得原谅了。但是,且慢,请继续看下去。

四、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认知失调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翻不过的墙。不管怎么说,生长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大陆,你如果真的认为新闻联播里说的都是真话,那么只有等到有一天你的房子被强拆的时候你才会醒悟过来,原来他们不管是一出365集连播的谎言剧而已。所以,如果一个人还看出了CCTV之外的电视台,还看《人民日报》之外的其他报纸,还上新华网之外的其他新闻网站,只要这个人不是弱智,那么他/她一定会懂得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什么是真相。

在作为"网络评论员"之前,他们或许会缺乏足够的信息来判断社会的虚实,这时候,他们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自己是正确的、正直的、聪明的。到了他们当"网络评论员"一段时间内,他们的认知和他们所看到的现实可能还是一致,这时候他们会直骂那些右派们,跟着在微博骂"你才是公知,你全家都是公知"。由于认知和他们所看到的现实是一致,所以,他们当然很开心啦。

只是纸包住不火,他们领着那么一点发帖得来的工资,现实又是纷乱得像战国七雄那样,诸多部门腐败得无以复加却变本加厉地说着谎话……等等等等。这些外部信息终归会奔向我们的"网络评论员"的眼睛。他们或者会在内心发问,这就是我一直称赞的中国么?这样的冲突就开始造成了他们的认知失调:天啊,天要塌下来了,我该怎么办?我做的难道不对么?

这些认知失调或者并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总有一天让他们作出选择。

五、如何解决这认知失调

现在,我们来看看"网络评论员"在失调之后的出路,我们为其表述两种选择:

  1. 惊醒之后,毅然不干了;
  2. 醒过来之后,继续做"网络评论员",从而成为职业五毛;

那些"毅然不干了"的人,我们该鼓掌欢迎他们回到普通人当中去(日后,他们讲成为最强烈的反对五毛的成员之一,原因以后再说)。而那些成为五毛的人,也开始了他们的态度改变之旅。从此,万劫不复……

好,我们现在转播一个有趣的实验。Arthur R. Cohen曾将耶鲁大学的大学生作为小白鼠,进行了一个态度改变实验[注2]:

Cohen在一次学生骚乱后马上进行了他的实验,骚乱中纽黑文市警察做出了出格的反应,野蛮地对待学生。实验者要求学生写一篇短文对警察的行为表示强有力的支持,而这些学生强烈地认为警察的行为一向很恶劣。在写短文前,一些学生得到了10美元,另一些得到了5美元,还有一些得到了一美元,第四组的学生只得到50美分。完成短文后,每个学生都被要求表明各自对警察行为的态度。结果呈现出明显的线性关系:获得的奖赏越少,学生们的态度辩护越大。得到50美分的学生,更赞同警察的行为,而得到10美元的学生对警察的支持度最低。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文字太复杂,其实很简单,上面就是美分党最早雏形:那些得到50美分的人,居然赞同警察应该野蛮地对待学生!

回到我们的五毛当中去:由于他们需要继续做这样的工作(发一帖才拿那么点钱,还被人骂祖宗十八代),为了减少内心的认知失调,他们得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那么,这个理由是什么?这个用来解决内心认知失调的理由,就是让自己去相信自己每天说发的帖子,所说的话。一句话,就是相信新闻联播。和那些拿到50美分的耶鲁大学的学生们一样,如果Arthur R. Cohen拿我们的"网络评论员"来做小白鼠,估计情况也是一样(当然,拿更多的人来做小白鼠,结果也是差不多)。

六、其他的说明:孔庆东真的是五毛么

那么,像孔庆东、司马南等人,他们是否真的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作为公众人物,他们有着相当的收入(司马南有家属在美国,孔庆东?谁也不知道朝鲜有没有给他钱,但贵国是一定给他工资和好处的),我们可以揣测,他们收受了大量的好处。

所以,即使他们看到了荒诞的现实,也会感受到认知失调。但是,他们有一个更好的外部理由:有好处可以捞。所以,很不幸地,我揣测孔庆东和司马南等并不会真的相信他们当下公开说的话(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无辜的,他们只不过咬人的狗而已,谁给钱,就给谁咬人)。当然,不能抛开他们真的是二逼的可能,他们会真的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最后,那个态度改变的实验太可怕了,请勿擅自使用……回头我们说说好玩的:社会心理学教你如何教育孩子。

[注1]Festinger, L. , (1957).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Standford, CA: Standford University Press.

[注2]Cohen, A.R., (1962). An experiment on small rewards for discrepant compliance and attitude change. In J. W. Brehm & A.R. Cohen, Explorations in cognitive dissonance (pp 73-78), New York: Wiley.

务虚:关于五毛的认知失调(理论模式说明)

{ 1 comment… add one }
  • archorus 2013/02/27, 12:26

    分析很到位。一直以来,我都没意识到心理学的重要性。无意中翻墙看到LZ博客,翻阅了几篇文章,很是精彩,订阅了RS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