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一半:背后的生活(《一一》观后)

一一"爸比,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我只能看到前面,看不到后面,这样不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吗?"
--洋洋

在断续中看完《一一》这部电影,用小纸片记下了每一次放映到那里了,自己又去忙别的事情。看完后,又在小纸片上发现自己写了一句话。这句话是片中的大田说的:"Young people always find their own way for the best way."我开始的理解是,年轻人总是能找到作为自己最好的道路。这样翻译有些蹩脚。如今想起,应该翻译成,年轻人总是认为自己的路才是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撇去翻译的意思,这是两个翻译完全两个不同的境况。前者带着主动的走向世界,后者带着主观走向世界。然而《一一》中,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生活细碎的洪流将片中所有的人都淹没了,谁能逃脱得了?

洋洋跟他父亲的对话总让在屏幕前的我沉默。这个十岁的小孩,他说,我们是否只能看到事情的一半?而另一半,我们都无法看到?于是,他父亲给他买了相机,为了寻找事情的另一半。他不知道大人的世界,他只是用眼光和相机去触摸这个世界。比如他拍楼梯,拍人的后脑勺。被骂为神经病。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孩,用他的沉默寡言带动了整部影片的气氛。他把所有的话,留到了最后。

大人们的世界也是如此,大伙们都仿佛看到了一半的事物,一半的真相。NJ跟初恋情人的场景,有一种想让时光倒流的痴妄,他怎么会知道,即使重新来过,还是如此,另一半的所谓真相,让他说"没有必要"。NJ的妻子,躲上了山上,企图用清修来摆脱一无所成一无所有的虚无感,却发现世事只是换了个场景,从来不曾改变。而婷婷这个女孩子,她说,为什么他还是不原谅我?事情为什么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然后,墙上的一只血色的巴掌让她的青春淹没在痛苦之中。她在婆婆的膝上睡去,她累了。她永远不知道那个男孩心里所想的是什么。这一半,这隐藏于内心的一半,让她泪流,苦痛。而只有那沉睡的婆婆,或者只有她才是幸福的,她不用醒来,面对烦琐而让人刺痛的世事。她最后还是去了。她最后只是沉默的微笑,或者只有她知道另一半是什么。可是,她没有对谁说起。

影片中的人物多次的出现在都市繁华的灯影之中,他们的脸上首先是灯影,然后才是自己的面目。他们的面目模糊,言语也不激烈。他们疲惫,他们老去。那些烦琐的世事,其实并不汹涌,而是像水银般渗透到人们的每个神经。每个人都开始默默的接受。导演在细微处叙事的成功,让人感到生活的可怕。而在洋洋说出最后的一段话时,我忽然间不能自已。

他说:"婆婆 对不起,不是我不喜欢跟你讲话,只是我觉得我能跟你讲的你一定老早就知道了,不然 你就不会每次都叫我听话。

就像他们都说你走了,你也没有告诉我,你去了那里。所以我觉得那一定都是我们都知道的地方。

婆婆,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后想做什么吗?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我想,这样一定天天都好玩。

说不定,有一天,我会发现你到底去了哪里,到时候我可不可以跟大家讲,叫大家过来一起看你呢?

婆婆 我好想你,尤其是我看到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小表弟,就会想起你常跟我说你老了,我很想跟他说,我觉得,我也老了。"

一半,这背后的生活,永远无人知晓。

Technorati : , , , ,

{ 3 comments… add one }
  • 一渺 2007/03/19, 00:56

    我也老了……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才明白。

  • 零余 2007/03/25, 11:15

    这是我爱的电影。
    当时看完震荡许久。一直想写下来。又被你抢了先。
    印象最深的是,电影最后,那个孩子说,我也老了。

  • faydao 2007/03/28, 00:36
    引自 零余

    这是我爱的电影。
    当时看完震荡许久。一直想写下来。又被你抢了先。
    印象最深的是,电影最后,那个孩子说,我也老了。

    最近一直忙,忙里偷闲又看来个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