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速写】小刀人物志044——被劫持的童年

在你7岁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我在田埂边,有时候仰望着天,看着云彩,有的像黄豆一样黄,有的像枫叶一样红,有的像那条倒霉的草鱼一样,白色中间杂着青色。当然,有时候也会在干活累的时候,在父母的喝止下偷一下懒,对小村周围的风景表示惊叹和陌生,对不同的事物有着相同的问题:这是什么?

现在呢,如果再度回到7岁的年纪,你会在干什么?或者于我来说还是会回到高低起伏的田埂,看到一个骑车而来的陌生人表示惊奇以及羞涩,和伙伴们不远不近的跟着。这一切都是因为好奇,仿佛如同善良一样,天生铸就。可是有的村庄却已经荒芜了,城市以"经济大潮"四个字席卷一切,比我晚生20多年的小伙伴们,他们只能也跟着到了城市里。他们不知道,这就是我们上中学时耿耿于怀而又无可奈何地表示羡慕的流浪。在他们的眼里,城市这个名词已经模糊成为另一个词:生存。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站在公交站牌前,被一个一脸黝黑的孩子扯着衣服向你要钱的感受。她用云贵口音说着什么,口音中有一个字:钱。我简直无法想象,在一个人潮汹涌的闹市,一个看起来还不到7岁的孩子,居然会用力地扯着一个陌生人的衣衫,向陌生人要钱。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被冒犯的恼怒从额头升起,看着她斜戴的帽子,以及周围这么多人,却又不敢大声呵斥她。或者我这样的情绪细微变动鼓励了她,在我让她放手的时候她却抓得更紧。我想放下手中的东西掰开她紧握着我的衣衫的手,却又怕她会抓起我的东西就跑。我想给她一个耳光,却又觉得太过分。于是我恐吓她说,再不放手我报警了。她依然不为所动,看着我,抓得更紧。我想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只好拿出预备坐公交的零钱给了她。拿到钱她很快地松了手。我轻拍她的脑袋,她把钱抓在手里,像一条小鱼一样游开。

她离开之后,我才发现衣服上被她抓下几道淡黑色的痕迹。在众多的给予的行为中,这一次,也是惟一一次是被逼着给予的。而且,我还是被一个小孩子胁迫。这使我感到难过,不为那几块钱,而为这个孩子。

在路口的转角处,我又看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身影,她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女人背上还有一个孩子。他们的衣服很显眼,因为像是某个少数民族的服饰。女人牵着小女孩的手,走在人海里,像一滴水一样,漫无目的。在孩子的眼里,这就是他们的童年们?他们的童年应该会是在哪里?在深山里看山重水复还是在城市里看人来车往?他们的童年是不是被他们的父母劫持到了城市,然后把他们抛到了生存的前沿?他们也开始学会了大人才会用的手法:劫持一个人的善良。这,就是经济大潮教会他们的?

世界过早的将生物链显示在孩子的面前:经济大潮/经济发展将决策者们劫持到城市,于是决策者们又将那些青壮年们劫持到工厂,最后,没有办法,青壮年们只好将自己的孩子劫持到自己身边。一不小心,某个环节出了差池,孩子们就只能被劫持到街道上。孩子所能劫持的,就是他们自己的童年,以及一个陌生人微不足道的同情心。

当城市将农村劫持,田野荒芜。当孩子将陌生人的同情心劫持,是什么在荒芜?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