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速写】小刀人物志049——都市夜色II

这时候其实不需要一个摄影机跟在我身后,只要一入了夜色中去,都市的生活就会展开得像一场不需要编剧的电影。常常没有强烈起伏的剧情,充满琐碎。或者,生活本该就是这样?

你是走路进入这条街道的,这里不是大城市,摩托车还可以明目张胆地在街上待客。于是总会有摩托车响着喇叭从你身边滑过。如果是耗油的摩托车,不用回头,一定是染发的青年载着同样染发的青年:牛仔、运动鞋、穿耳、瘦长T-shirt。如果是电动车,那大抵会是穿着休闲鞋的上班族吧,车尾座后面坐着一个小鸟依人般的女孩,靠在开车人的背上。这是城市不多的柔线条之一吧。

入了夜色中,最显眼的应该是红色巨大的灯箱。如果灯箱上写着某某旅舍/社,那在灯箱对入的小厅里,一定会有一个女人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上方,她在看电视,也就是围观那些被表演出来的命运。

你站着往灯箱看上几秒钟,总会有几个穿着热裤的女孩走过来,或者走过去。如果镜头用近焦点,拉近,在女孩路过灯箱的时候,你大概会回想起某个香港电影的镜头来。如果再注意仔细点看,一个女孩可能就要路过的面前,在夜色里面,人们比往常更加随意些,你这样想的时候那个穿着低胸黑衣的女孩已经走了过去。你当然不会去想她的脸,去想更多关于她的细节。因为,模糊是夜色赋予每个人都特质。

转角到路口的时候,三个中年女人在路边大声地说话,很像是吵架。可走近一看,却又不是吵架,她们只是在唠着家常,说一下三姑六婆,说一下儿子媳妇女婿。她们的声音可以使住在七楼的人都能听到,但是,似乎没有人怪她们。因为,借着夜色,借着周末,谁都得找上三五个人,拉开架势,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不像白日,日光之下,谁敢大声喧哗?谁不怕打扰了这现代文明呢?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蝇营狗苟需要在白天里解决呢。

沿着路边卖油炸红薯饼的摊位,还有一个亮着灯写着"武大郎"烧饼的,你还可以不时的看到一对一对的人走过。这一对一对的大多是这样的组合:男+女、女+女。这时候城市刚过沐浴的时间,女孩子们挽着另一个人上街的时候都是头发湿漉漉的,或者已经吹得八成干。于是她们在路上走的时候,会时不时地拨弄一下没有扎过的头发。她们一面走,一面说话,精力从来都不是集中的。比如,她们会对旁边的臭豆腐感兴趣,可是一看到另外一个卖烧饼的摊位更热闹,就会马上过去。在路过你身边的时候,偶尔,你还能闻得出她用的是哪个牌子的洗发水。不管你喜不喜欢,那都是一种香气。用这样的香气来形容夜色,也未免不可。

这一条细长弯曲的街道里有很好几家发廊。发廊门口,都是剪着神奇发型的青年男人。他们穿着一件类似学徒一般的长衣,如果你要进去理发,他会礼貌地说:欢迎光临。学徒们偶尔也会跟路过的相熟的女人打招呼,调一下笑。穿着露背装的女人、穿着热裤的女人,这时候都堆着笑意地路过。我想,很多人都都愿意被一个长得好看的异性搭讪的吧。

有女孩子的地方,应该都会有饰品店。周末的时候,这里的学生们抱着书,或者背着书包,手拉着手进饰品店挑一两个没有用但好看、可爱的饰品。她们大多穿着浅蓝色的衬衫,一例是深蓝色牛仔,扎着马尾,在店门口的灯光里可以看到她们的脸上有一层油性的光。这就是年轻的光。

快要走出这条街的时候,到了没有人摆摊的地方,两个女孩牵着手走过,趁着树荫,就着黄色的路灯光,一个女孩竟然开始摆了几个起舞的动作。在夜色里,她的身体起伏了几下,称为都市的另一种柔线条。

到了路口的时候,一个女孩在路灯下打电话,她在向电话里的另一个人报告着自己的位置,她大概是约好了某个人,在某个地方相见,一起去逛一下,即使不饿,也会一起坐下来吃点什么吧。迎面走来一个抱着很大毛绒玩具的人,手里还提着一个淡色的塑料袋,一边走,就会有一些哗啦哗啦的响声。

远处路口的树荫下,视力很好的你看到一对情侣正抱在一起,亲密无间地。你没有犹豫地绕到了更远一点的路口,那里有明亮的灯光和不再模糊到抱在一起的人。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