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去往大海的路上满天星光

从汶川到广西北海的大海边,超过1600多公里,按照一般的飞行速度,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根据艾未未的不完全统计,在5.12地震中丧失生命的学生有5205名。在5.12两周年之际,网友们用了221分20秒来念出了学生们的名字,每一个名字,每一个生命都不超出5秒(我念的在2:25:50)。也就是说,在我们对他们念念不忘的将近4个小时里,5205个孩子们可以从汶川飞到大海边,在那银色的沙滩上玩耍上一回,再飞回汶川。

我想,在内陆长大的孩子们,大概都会在心里藏着一个梦,要在有生之年去看一看大海,站在海边,张开双手,任凭海风吹过……这样的印象也在张雨生的《大海》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不知道在数十万公里以上的天堂里,孩子们是否会有人喜欢张雨生的《大海》?是否有人会在自己生前的笔记本中抄下这首歌的歌词?

谁都无从知晓。

1.

左小祖咒的《原声配乐》第一部的第一首,是为5205名学生滚动名单而作的配乐。乐曲从拖拉机的声音(或者是艾未未当初在四川做5.12公民调查的汽车声)开始,接着便是钢琴声,逐渐转入提琴声,然后就是海边的潮汐声。钢琴和提琴,一起奏和,就像月光和星光照耀下的海边沙滩一样。或者就在天空里有着一张巨大的幕布,那些遥远的星光,就是孩子们的名字,闪着光。只是我们隔得太远,而且,谁还乐意去仰望呢?

2.

在你接近大海的时候,你会听到什么样的声音在呼喊着?痛苦和灾难,罪恶和懦弱都占据了我们太久。作为成年人,大海是我们最容易接近的童话。因为在大海边,成年人们才会表现得像个孩子。你的内心里,还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孩子存在?

那些永远未成年的孩子们,在他们到了大海的时候,满天的星光都会向着他们。他们永远留在了五月,他们的名字成为成年人们口中苦涩的海水,永远难以下咽,充满愧疚。

3.

大海的深处有深蓝的灵魂,而庸常的生活深处有深黑色的妥协和懦弱。所以,从克拉玛依的大火,到四川地震之后的学校废墟,有多少个成年人能将自己的灵魂洗刷干净?这么多的罪恶感,需要多少的海水,方才能洗刷完毕?这么多罪恶,需要多少年才能救赎?

在体制下工作、生活,你就是体制。没有一片海域是为你而留的,也没有一瓢海水会泼向你的衣衫。

4.

多希望有一天,我不会这样说:音乐是仅剩的安慰,艾未未也是仅剩的安慰。

5.

去大海的路上》(豆瓣页面)(On the way to the sea)是我的朋友古涛的一部关于川震之后幸存者的生存状态的短纪录片(19分钟)。在听着左小祖咒为5205个学生配的乐曲之后,就忽然想起来这部我还没看过的纪录片。

愿你在去往大海的路上能有满天星光。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