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悲伤的标题党:我来的话就是跟你调情了

once-2

女主角:我来的话就是跟你调情了 来自 《Once》的中文字幕版截图

我向来不喜欢被冠以畅销、热播等的一切东西。不管是书、音乐还是电影。因此,一听到电视台里说到什么什么电影、电视剧热播,马上换台。我想我不需要跟着插一腿。除了足球,狂热总不是好东西。这就是我的偏执。于是在电影播出的2年后,在我将其下载的3个月之后,在前些天才翻开文件夹,双击,看这个平凡的爱情故事。

看完之后,跟我之前听过的歌《You are beautiful(你是否美丽依然)的感受相类似。只是我没有那么多的才情,我不会弹吉他,不会写歌。我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漆黑的夜空慨叹,然后,或者在下雨的晚上独自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打字,记录那一次相遇

电影中的吉他很让人着迷,一如二人的相遇让人着迷。简单,不繁杂;电影里的感情看似激越,但总不会因之而断绝。可是看到后来,总是觉得悲伤。无力的悲伤。

once-do you love he.jpg

男:你爱他么?(捷克语)

once-i love you

女回答:Noor-ho-tebbe(捷克语)

转贴:这是我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

作者:和菜头

《Once》(情难独奏 / 一次 / 一生的唯一)里说,你想要找见的那个人会有天在街头拖着吸尘器走近你,可是你一开始认不出她来。它还说你们会在街头转身告别,走向两边,约好重聚却永不再见。

每个人都在这尘埃飞扬的世界里行走,沉默或者歌唱。经过所有的城市,路过每一个橱窗,也许会那么一直走下去,也许会在某个转角找见想要找的人。当他们靠近时,从彼此身上放射出的无限光彩能照见前生来世。咔嗒,世界上唯一的一把钥匙遇见了唯一的那把锁。在一个完美的和声中,有的只是自然而然,没有任何突兀和勉强。像曲子找到了歌词,在血肉之躯中安放了灵魂,尘世中没有任何力量再把它们分开。她如同夜色降临,怎么可能把我眼眸中的黑色拿走呢?

让人悲伤的并非是擦身而过,或者不曾遇见。而是走了几百万光年终于抵达你的面前,却不能再前进半步。彼此都知道,这是自己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一步之遥,但是完全无能为力。没有以后,没有Happy Ending。只有最后一刻才知道,最美好的部分已经过去了,现在除了道别再没有别的事情。如果可以重来,应该让时光停驻在某一天。每天醒来都是这个日子,早早站在街角等你拖着吸尘器穿过人群走近。这样,不会有猝不及防的相遇,弦动我心的感应,美好到不似真实的短暂时光,以及随后无可避免无可挽回的衰败。

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说出过那句听不懂的话:Noor-ho-tebbe,我爱的是你。

附:If you want me 视频 from youtube

音频版:

 Falling Slowly 视频

音频版:

PS: 有一个关于这两首歌的访谈:http://edtechtalk.com/EdTechWeekly67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