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我们是如何被恐怖分子绑架的?

身份与暴力》读后之一

前言

就在今天,塔利班袭击了巴基斯坦的军事学校。有人说,这要归咎于宗教——意思就是归咎于塔利班所信仰的伊斯兰教。但是这样把问题简单化,是一种偷懒和绑架。正是这种简单思维,让我们也被恐怖分子绑架了。是这样的么?那又为什么这么说?

下文是基于之前所写的读后感《论如何把人逼成恐怖分子》整理、改写而成。

一、错误的身份划分

人类社会在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就开始有了身份意识。比如“自我”、“他者”这样的概念出现,就是一种身份划分。

身份划分本没什么,它使我们认清了谁是谁,谁不是谁。这里就给爱、恨一条分界线。但是著名的亨廷顿(他有一本书叫《文明的冲突》)起了一个很坏的头,他将地理上的东方、西方明显地割裂开来,同时又把属于东方的印度和其他国家割裂开来。他割裂世界的标准就是所谓的“文明”以及宗教。同时,在割裂开来之外,还让这些文明起了“冲突”。

当人类政府用亨廷顿的“文明”和宗教作为划分世界的准则时,会发生什么事?世界就被人为地分为: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印度教文明、佛教文明等等。

那这样有什么问题么?

这样的划分就是把某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比如你所信仰的宗教)看成是包罗万象的身份,而忽略了其他身份。在宗教身份上,即使同样是穆斯林,在各个地区还有不同的区别。而且,人类具有的广阔人性,一下子就被一个宗教身份给淹没了。

说得更通俗一点,亨廷顿的文明分类非常可笑。阿马蒂亚森反驳道:被“印度教文明”统治的印度大陆,却有着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伊斯兰教徒)。而在印度,种类繁多的宗教(以及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们)被亨廷顿活生生抹去、忽略不计。

而这样错误的身份划分,为恐怖分子绑架人类提供一个导火索。试想,当人类理所当然地被划分为各种宗教团体,那世界正如基地组织、塔利班、ISIS等恐怖分子所愿:世界充满了异教徒,“圣战”分子们的任务,就是清洗这个世界。

世界似乎没有从希特勒的种族清洗中转过身来,本拉登又接踵而来,然后就是塔利班。

二、单一的身份认同

顾名思义,身份认同就是个人、群体对自身身份的认同。当强大的权力实体将人按照宗教相关的身份来划分人群的时候,将会产生按宗教身份来制定的政策,这样的政策会让更多的本来具备其他身份(各类不同范畴的身份,如公民、学者、政府官员)的人被人为的聚集到一起。

被聚集到一起的人,在被告知他们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宗教相关的身份,如穆斯林,如基督徒。这促成了他们对自身身份的极大的、单一的身份认同。这样的后果是:

1.他们将失去与其他群体、人沟通、交流的机会。以单一宗教身份为聚集的群体,是很少有异样的声音的。

2.人为地夸大了人与人之间的特殊差别(比如隔壁老张可能不是穆斯林,这本来没什么。但在被以宗教身份划分之后,就会让隔壁老张戴着“异教徒”的标签),割裂与他人间的联系,差距更大。

3.人们只能有单一的身份认同(被外部力量如政府、政策和内部力量如宗教极端团体强化),其他身份被人为忽略(被政府和其他权力实体、也会被他们自己)

4.由于政府热衷于跟宗教领袖对话,让宗教声音更加强大。

5.人们失去自由选择的权利:因为你就是一个这样的教徒,政策规定你不是其他。

他们像一个孤岛一样,被政策、政权、普通人、他们自己孤立。这时候,也就是恐怖分子绑架他们的最佳时机。

三、成为恐怖分子

没有多少人是天生的恐怖主义者。在单一的身份认同的情景下,如果没有遇到触发因素,很多人是不会变成恐怖主义者——这里说的也是反人类者。

原教旨主义者(百度百科居然说伊斯兰没有原教旨主义者,真是误人不浅)就是众多触发因素中危险的一种。原教旨主义者们可以通过简单的煽动就可以纠集一批具备单一身份认同的人。他们的话语其实都差不多一样,就像卢旺达大屠杀中的那样。胡图族军政府煽动胡图族人,屠杀了图西人。在卢旺达政府控制的媒体鼓吹下,许多胡图族人着迷于名为“胡图族权力”——在卢旺达军政府的努力下,胡图族人成功地成为单一身份认同的群体。只要经过一个导火索(假如这个群体的人宣传,异族人杀害我们的妇幼),屠杀就可能发生(阿马蒂亚森记载1944年在达卡发生了印度教徒与穆斯林的冲突就是如此。而阿马蒂亚森没记载的1946年,印度穆斯林对印度教徒进行了反扑)。

另一个触发因素就是:不公平。当不公平发生的时候,有人选择了沉默,有人可能会变成暴徒。

而沉重的代价是由谁来承担?作为只具备单一身份认同的人,在他们眼里,他们自己是一个群体,而其他人——群体外部的人,则是另一个群体。如果有人唤起敌对情绪,那么另一个群体其实就是敌对的。在他们的眼中,世界丰富的人性根本就等于没有了:他们都是异教徒,他们都是压迫者,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都是外族人……世界陷入黑白之中。

四、普通人是如何被恐怖分子绑架的

或者你会说你不是恐怖分子,你也不会成为人质,你不会被绑架。但是就像世界是相连的那样,某些时候,你间接参与了恐怖分子绑架人质这个过程。比如:

1.你不相信人具有丰富的人性,你只相信人的区别就是宗教的区别,在你眼里,只有各种教徒之分;但是你忘记了,即使是同一个宗教的信仰者,他们也有天差地别,更何况宗教只是人类千万个身份中的一个,而不是全部;

2.你相信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你认为“东方”与“西方”是由有冲突的;但是你忘记了,这种以地理位置作为世界划分的标准,正在变得无聊:网络已经变得没有国界。何况,以地理位置来划分,本身就是非常可笑的偏见;

3.当你认同人类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强制以民族、宗教作为政策实施单位时,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正在拉大。这个愚蠢的做法正在把人往恐怖分子身上推。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