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关于 #Metoo 的几点常识

只谈常识足矣

作为一个“公益圈”曾经的边缘人,对这个圈最近爆出的 #Metoo 诸多事件感到如坐针毡。而看到微信群、朋友圈中流出的各种事后评论,更让人心情复杂: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啊。

1.所有勇敢站出来的人都是好样的

原本,在一个对“性”讳莫如深的社会,能够勇敢地站出来谈论自己受到侵害的经历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要知道,站出来之后可能迎来的是第二次摧残/伤害。

至于为什么会有第二次摧残和伤害?这正是这个社会的变态之处。

最后对勇敢站出来的人表示感谢:你们在让这环境变得更好一些。谢谢你们,真的。

2.对于受害者的所有责备都是无稽之谈

在受害者站出来之后,以下指责或类似指责无稽之谈:

  • 指责受害者不懂得拒绝的;
  • 指责受害者不反抗的;

上述指责的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动机(可能会有人说我是对你好。请回答:不需要),都不应忘了受害者没有过错。出于此前提一想就知道,在这事件里最重要的是:施害者受到他们应得的惩戒。

3.侵害/犯的事实就是事实

这个小标题本身很长,应该是“侵害的事实不以受害者是谁、受害者有没有反抗、施害者/侵犯者所处的情况而转移,事实就是事实”。

所以以下言论都是荒谬(甚至无耻的):

  • 她穿成那样,不是很明显么(穿成什么样关你屁事)
  • 她这相貌,不信(长成什么样都不该受侵害)
  • 她跟着同房,不是很明显么(在任何非自愿的情况下,谁都不能侵害他人)
  • 我当时喝了酒(这个太无耻了)

4.让施害者受到惩戒

写下这个小标题的时候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这能实现,但要杜绝性骚扰一类事情发生,这是一把悬在所有施害者(或意图施害者)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所以,不妨如此寻求我们要的结果:

  • 向其上级投诉;
  • 向施害者的利益相关方告知其恶行;比如写信给其机构的理事会、上游基金会甚至合作伙伴;
  • 如果可能,寻求法律的帮助;
  • 参与“反性骚扰”的倡导活动等

总之,不管是何种你认为有用的行为、行动,一定要追问到底,要一个结果:让施害者受到惩戒,不管这惩戒是不是与我们内心的诉求一致。

5.希望你不要再沉默

在以真实事件改编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Spotlight, 2016)中, 记者们挖出了教会牧师猥亵儿童的连环案。在纪录片《守护者》(The Keeper, 2017)中揭露一个娈童牧师对几个青少年的伤害开始,最后揭开了一片黑幕:受害者不单单是几个青少年,而是几十个。

上述事件发生一方面是恶人太多(和教会的包庇),另一方面则是受害者们、旁观者们选择了沉默。

在这里又让人陷入两难的境地,性骚扰里的第一个受害者如果沉默,那么极可能会有第二个受害者出现,受害者接二连三。而旁观者(知情者)们可能出于尴尬,也会保持沉默(“这事太丢脸了”)。

然而,如果要打破沉默呢?让人为难的是,你可能需要面对更多。

所以,如果你是受害者,我只能希望你不要再沉默下去。

6.不要惩罚自己

看到受害者们的自述之后,TA们都表现出对在受到伤害之后惩罚自己的倾向。这可能是出于“不必要的内疚”,也可能会有追问“为什么是我”。这个时候你最应该做的事不是自暴自弃,而应该是寻求帮助。

考虑到你的朋友不一定能帮助到你,你应该去找专业的人士需求帮助。

7.同理心

在看/听到受害者讲述之后,一些人(特别是男性)会说:为什么不马上反抗/叫喊,或者干脆和TA单挑?为什么不在事后马上报警?

这么说理论上并没有错。但是我们并不只生活在理论之中,我们生活在社会之中。受害者之所以不反抗或者没有事后马上报警,有诸多的社会环境因素:

  • 觉得这是丢脸的事
  • 觉得可能会丢掉工作
  • 因为大脑一片空白无力反抗
  • 怕受到报复
  • ……

而归根结底,人是无法完全地设身处地的,所以这里的质问没有意义。重点是第4条。

8.职权没有光环

如果我们不是活在《动物庄园》中,那么我们应该是“所有人一律平等”的。职权等级只适用于业务决策上,而不适用于个人生活和人身自由上。

所以,这里的常识应该是:

  • 职业可能赋予的光环不一定能覆盖到个人德行,毕竟人性太复杂;
  • “XX圈就是个江湖、XX圈不是净土”这样的说法适用于任何圈。原因在于,世界是随机性和偶然性的组合。

9.关于滥用职权

有人在“公益圈” #Metoo 之后提出一个话题:人们是否应当反思“公益圈”的权力机制。

这让我想起我的第一个东家有一个5700多字的《反性骚扰政策》,里面详细地描述了如何成立以女性为主的调查委员会、如何申诉、调查等等。该东家在华十多年间只发生过一次投诉,然后那人被迅速解聘。

而不管从组织形式看还是权力结构上看,作为公益行业主体的大量草根机构其实和市场上众多的小企业一样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的都没有这样的组织能力来执行反骚扰政策。而前者所在的行业尚具备反思能力,后者似乎没有动力去改善这一情况。

所以这里所谓的权力机制问题并不是某个行业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在男权社会(别不承认)里对性骚扰的认识和容忍是否让性骚扰等事件持续存在?

10.自我保护

容我直接引用老东家《反性骚扰政策》中关于自我保护部分的条文:

当发生第一次性骚扰时,虽然不一定要马上申诉,但是请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要为骚扰者找借口,并开始警惕。

在骚扰刚开始阶段,可以有意识的向你信任的人诉说,也可以开始记录你被骚扰的关键时间和地点,这将是日后控诉的有力证据。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