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现实三题

你不反对他就快乐

你的快乐

《你的快乐》 By 野孩子乐队

李小树是个不怎么快乐的人。

中学毕业的时候,互联网还没兴起到“有什么话我们网上聊吧”(这一般都是没啥好聊的)的地步。临别的时候大家拿出各自的赠言本,希望平日里话不多的甲乙丙丁能为各自留上几笔。

没有署名,李小树的赠言本的第一个写的是:祝你快乐。于是一整本赠言上都是翻来覆去的这四个字加上大家难看莫辩的签名。

李小树对此很气愤,这帮人的字写得真丑。李小树那一刻似乎真的不怎么快乐。

世事从头,互联网让有缘和无缘的人都一股脑儿地放在一起了:这大概就是同学群的诞生。

当初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同桌时不时会发一些搞笑视频出来,李小树就把孩子逗笑视频发到群里。一个女同学念叨着要给孩子报县城的哪个幼儿园,李小树如影随形地说起自己房子周边的学区房多少钱一平米。

有了工作、房子、孩子,再加上同学群,这些让人快乐。

他在地铁上关掉知乎,然后点开微博。在“小女友”的影响下,每年的一两个季节,总有一款选秀节目等待着李小树去pick(选、挑)一个“人设”支持,他还是某个以“快乐中国”为Solgan的电视台的忠实拥趸。

单位马上就要提干了,据说李小树很有希望。

在地铁的人群里,看着吊带裙想入非非的李小树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快乐的人了。

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我们明天该去哪》 茉莉僧

尽管股票被套牢、小女友闹着要分手,李小树还是颇为关注那一起虐童事件。

原因大概是他也有一个4岁左右的女儿有关。

李小树少见的言辞激烈地在各个讨论此事的群里表明态度:对涉事教师以最严厉的惩罚。然后他又联合女儿班上的其他家长,强烈要求学校在教室里装上摄像头。接着又各自庆幸一番,还好我们学校是市里的重点学校,不会发生此类事件。

李小树当然应该继续庆幸。那天放学,女儿上学附近的另一所普通学校有一个人拿着刀出现了。虽然被及时制止,但也让人惊魂难定。

有人说是因为拆迁上访,也有人说什么都不因为,那个人就是个穷地方来的疯子,不过报道又说是一个无业游民。女儿学校老师带来的消息更为惊人,那个拿刀的人原来在女儿学校门口出现过,结果被赶走了…

接踵而来的以儿童为目标的事件让李小树有种危机感。谁会知道下一次会在哪里出事?

似乎没有人知道。

大地迷藏

李小树要提干了,但首先得去一个贫困县挂职一年。

在同学群里大家纷纷祝贺了李小树,那一刻他真的感到快乐。

同样让他感到快乐的是,小女友在几个月前适时地不辞而别了。

开春后去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跟着县里推进某个拆建项目,说是眼看工期要近了,还有人赖着不搬走。

包括李小树,所有人都出动了。

进到村里的时候推土机已经把房屋推倒了一半,废墟旁躺着一个沾着泥只剩下壳子的洗衣机。另一半房屋的影子下站着一些人,再远处又是更多的人争吵着,几条狗吠起来。

没受到多激烈的反抗。有人过来搭话,似乎又像是汇报。那就是不愿搬的那家人?是啊,好说歹说都不走。那后边那批人呢?那是村里的,如果这户不搬,就大家都没赔的,所以他们急。

那里怎么有人躺着?看到有个女人匍匐在废墟上嘶声裂肺,李小树问道。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涌进了那一拨人群,然后像潮水一样把哭声叫骂声席卷而去,留出了空荡荡的半边房子,推土机应声而至,项目工期没有半点耽搁。

挂职就要到最后一个多月了。李小树在这个小县城里踱着步,想迫不及待离开,回到原有生活。但却又有点不舍,大概是因为在这里被需要。

一队人手持横幅出现了在马路边,往李小树日常工作的地方走去。从横幅看出他们要的是拆迁赔偿。

李小树赶在他们前头穿过了门卫关卡。

如果不是警察快速出现,李小树可能根本不会回头。如果不回头,就可能不会有人喊出他的名字。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副,这个人你认识?公安局的手持着一叠纸问李小树,上面有一个女人的头像。 哦?她是谁?我不认识。 她就是外边上访的,我看她喊你的名字。 嗯,我不认识。

李小树用手机搜索小女友的名字。

一无所获。

尾声

很多年前我问年轻的李小树,要怎么形容他才准确。他带着戏谑说,我是一个快乐的人。这大概是他对青春期为数不多的反叛。

很多年后李小树对我说,人生是可以预见的。这让人泄气,也让他心安。

李小树身体后仰,用收获后的满足感摊手,“你不反对他就快乐”。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