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在未被磨平前上路(Diarios de motocicleta)

影片在大片的吉他声中行进,这注定勾住了我的心弦。简单的乐器中,格瓦拉(那时候他还没被称为切)跟他的朋友上路。源自一种对远方的古老向往,这一段类似"唐吉珂德"般的情节,开始上演。29岁的阿尔伯特说,唐吉珂德有他的长矛和风车,而我们有我们的摩托车。当然,或他没说,他们还有无边的光景,南美洲的一路风光,柔美,但是四处都充满了让人忧伤的人民。这样的现状,或者就是他们所面对的风车。他们一路走来,大多时候却束手无策。

不断的有草原,有迷人的姑娘,迷人的风景。但是格瓦拉本人的梦想,更加的迷人。影片开头那个打瞌睡的市民,他们说,这就是你未来的模样么?这就是你要的生活么?南美人奔放的时候到了,他们让平凡的生活打了个转。"在我们后面的,还有可怜的生活,以及那些教师、考试和让人犯困的论文。"其实有很多次,这话在曾经23岁的我们的心中说了N百遍,然而我们却又迅速的被按在我们的轨道上行驶,你休想走。考试、升迁、婚姻、责任、家庭,你用许多理由给自己,企图安慰这颗不时狂野一小下的内心。格瓦拉和他的朋友,像两颗尖锐的石头,放在那些被磨平的马铃薯中间。

可是让人哀叹的是一种所谓的理性的力量:我们管不了别的事,我们只能管我们自己了。这个世界无法改变,不妨改变我们自己。这样的想法让人感到无奈,但却是一个很NB的藉口。这将造就一个冷漠的世界。或者在某个时候,我们需要一些变化,然后我们看着英雄的背影,幸好,我们还有他这样的英雄。当然,这样的场景比起鲁迅先生的《药》中的夏瑜的遭遇强多了,这就是所谓的进步?

回到电影本身,老实说,它并非是闪着光的电影。如同电影一开头就说,这不是感人的故事。电影缓慢的叙事,情节在这其中几乎显得稀薄。如果不是因为格瓦拉的生平(表现在电影之外)和他的激情(电影中低调而深沉的显现了出来,他诚实、热情、勇敢、浪漫、善良,这些因素被演员演绎得贯穿整个过程),这将是一部很闷的片子。相反,这部影片的电影原声倒是非常值得一听再听。吉他和其它简单的乐器(好像是鼓?)将理想主义者格瓦拉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些人喜欢将它作为青春的印记,像刻在青春的河床里的不变的记忆,是不是的透过那些浮在河流上的青菜叶和鸡毛,来观照自己永远逝去的青春年少梦想。人生只有一次三十岁,在三十岁前,你是否已被磨平?你是否,会在路上?

Technorati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